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探险 > 夺玉 > 川南迷魂第十三章火烧藏宝洞

川南迷魂第十三章火烧藏宝洞

作品:夺玉 作者:来文迟也1 分类:科幻探险 字数:3630 更新时间:2019-08-14 07:27

大光头歪着脑袋点了点头,笑容里满是嘲讽,他说道:“什么他妈黄奶奶绿奶奶的,敢情遇上一个不开眼的青头,我说你想怎么着?想分一杯羹是吧?我告诉你新来的,打有杨柳古镇那一天,我们就在那开了铺子。今天这洞是我们先趟的道儿,为了这笔财宝,我们也死了人,你们最后进来说白了不就是想捡漏吗?兄弟们,咱们能让他们捡漏吗?”

后面的六七十人齐声应和道:“不行!”

“红老大说的没错,这东西就是我们九家的!”

“就是,冒充三宝斋骗骗外行也就得了,还打算欺负到我们头上?”

“也不看看这都是谁的人!”

……

我大骂一声:“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人群竟然被我这一声喝的安静下来,我说道:“看来今天你们是打算仗着人多耍流氓了?我还告诉你们,小爷我从来都不怕人多!”

大光头啐了一口骂道:“哎呦我曹,红爷我还没遇见过这么愣的愣头青,找死呢是吧?”

说罢他一步向前就要往里闯。

我低声对着三儿说道:“三儿,听说你很能打,怎么样,六十个打的了吗?剩下的我们仨解决。”

我从三儿看白痴的眼神中,就已经得到了答案,于是我掏出了我的zippo打火机,“嚓”的一声点燃,说道:“你们虽然人多,但是把我逼急了,小爷一把火把这全给烧了!”

那大光头道:“哼,烧了?烧了你一样什么也得不到!”

我笑了笑,说道:“我得不得的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们也什么都别想捞着。”

那大光头又道:“你敢!你要是敢把这点了,我保证你们走不出这个山洞!”

我轻描淡写地说了四个字:“试试看喽。”

然后便将我手中的打火机准确地扔到了墙角,那木材本就干燥,加上被桐油处理过,此时一见明火,立时便有焦糊的味道传了出来。

反正我已经得到一个木盒了,既然是黄奶奶贴身存放的,肯定是好东西,我今天就算是把这里全烧了,也不亏。

况且今天这气我要是受了,以后怕是在圈子里都没法抬头了!

大光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骂道:“兔崽子你他妈真烧啊?给我弄死他们!”

说罢带头冲了过来,一拳就向我的门面打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根活突然从侧面一脚将那大光头踹的侧飞了出去。

那大光头乍一落地,身形不稳之际,张根活又是扑了上去,一拳打在大光头的脸上,随即将那大光头压在身下,一顿乱锤。

“敢打我哥?活腻歪了你,老子忍你很久了!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大小混蛋的厉害!”

我以手抚额,叹了口气,张根活咱们能不提混蛋这事儿吗……

那大光头被突如其来的一顿揍打的有点懵,他躺在地上手胡乱地挥舞,阻挡着张根活的攻击,嘴里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帮我啊!”

众人一听这才缓过神来,三个人一齐将张根活扑到,随即扭打在一起。

我一看张根活还要吃亏,直接就冲了过去,三儿和老马见状也跟在我身后。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霎那间就变成了一阵乱战。

一时间眼前全是人,我也分不清谁是谁,抡起拳头只管打,反正我们人少。

不过有句话,叫做双拳难敌四手,我们果然还是打不过这么多人,吃的亏越来越多。

这时候老马大喊一句:“你们要是再不去灭火,怕是真的什么也捞不着了!”

我实在是佩服老马这个老油条,临危不乱。

众人一听,好像说的在理,就算把我们打死了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大光头一声令下:“先救火,一会再收拾他们!”

众人闻言入水泄一般涌向那着火的屋子,可惜现下一无水二无沙,众人百爪挠心却只能用衣服去扑打那愈发强烈的火势。

力气是花了,但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眼看着火还是越来越大,离着有些距离我都可以感觉到热浪了。

反正不管怎样,我们终于有机会可以逃脱了。

我指着之前查看的那个洞口跟他们三人说道:“那边的洞口应该就是通道,我看了,只有这么一个洞口是走廊。”

老马说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跑吧!”

我摇了摇头,心中怨气未消,而且那屋子里面的金子即使被烧化了,等里面的木材烧完了,火一灭,还是会凝固,他们还是能拿到好处。

我不甘心。

随即,我脱下了上衣,冲老马说道:“老马,把你的打火机给我!”

老马疑惑地问道:“干嘛?”

我急声道:“别问了,快给我!”

老马将打火机递过来,我即刻跑到一棵柱子跟前,将上衣点燃,放到了柱子下面,只是片刻,又是一股烧焦的味道传来。

我抬头看了看这屋顶,梁、椽、柱连接的非常紧密,真是天助我也。

可惜了这巧夺天工的洞穴,一会你将随着梁柱化为灰烬而坍塌吧……

老马过来推了我一把,骂道:“你疯了!会死人的!”

我没有理他,眼看着柱子烧了起来,冲着还在灭火的众人喊道:“快跑啊,这里的柱子烧着了!!”

有一些人扭头看向我这边,发现柱子居然真的着了,扭头便向我这边跑来。

我一看成功的吸引了他们的注意,立刻拍了一下老马往出口跑去,边跑边喊道:“快跑!出口在这里!”

我是故意让他们听到的,虽然这群人确实很可恨,但是我可不想将他们害死在这里。

“那个大混蛋把柱子给点了,快跑吧!”

“快跑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快看,出口在那边!”

……

我们四人率先一头扎进了洞口,走廊还算宽阔,跑起来也没什么影响。

那个宽阔大厅的空间虽然大,但是火势应该很快就会变强。

我们一刻不敢停留,倒不是怕被烧死,而是这火势一大,通道中必然会有浓烟,到时候一定会窒息的。

安然无恙地跑了十几分钟,我看前方有一个小门,便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通道中已经有一些烟了,我们必须得快点出去。

我用手电筒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不就是我们最开始来的那个祷告厅吗?

想必我们一定是在这里中了黄奶奶的招,才毫无意识地走到了那个大厅。

现在想想,那股臭气不就是黄鼠狼放的屁吗……我忽然感觉一阵干呕。

张根活在我身后说道:“我说哥,这才跑了几步路啊,你就要吐,跟个娘们儿似的……”

我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骂道:“别废话,快跑!”

我用手电在墙上寻找着,果然找到了我们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候的洞口。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带头钻了进去。果然啊,好好的洞口不会突然消失的。

又是十几分钟后,我们安全走出了这个山洞。

洞里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看来那些人也要出来了,我们未做停留,直接跑到了山下。

我可不想再挨揍,那些人现在怕是想要杀了我了。

待到打开车门,半山腰已经是人头攒动了,从数量来看,估计应该没有人留在山洞里吧?

说实话我是有些后怕,如果真的有人因为我的年少冲动而丧命,大概我会自责一辈子吧。

就在这时,二郎山上传来一阵轰隆声,随即脚下的地面震颤了十几秒,那二郎山似乎是比之前矮了一些,想必是那山洞已经坍塌。

随着震动的停止,一切重回平静。

这里最终会成为一个传说吧,我这么想着。

也许以后还会有人提及黄奶奶山洞里面的财宝,但那些财宝也许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世人的眼中了。

因为如此大的火,金质的东西一定都会被烧化。

至于那些玉器嘛……小时候总听老人说,真玉不怕火烧,其实那都是胡扯的。

真正的玉,遇到高温的情况下,一定会影响色泽,如果持续的高温,说不定还会出现裂痕。

所以里面的玉器遇到这么大的火,一定会损伤惨重。即使是以后有人听说了这些财宝,愿意花重金挖出来,也不值钱了,怕是还抵不上开山挖凿的工钱。

随即我又摇了摇头,笑道:“即使火烧不裂,砸也砸烂了……”

关上车门,车子稳稳地行驶起来。

张根活叹了口气说道:“哥啊,你知不知道,你杀人了……”

我心里一震,急忙向车后面看去,难道是有人没有逃出来?

张根活又接着说道:“我的心已经随着那些毁灭的财宝死了……”

听到这我才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躺在了座椅上。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心里有很重的负罪感,毕竟我也是个守财奴,这么多的财宝在这个世间消失,还能有人比我更难受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其实我又睡着了。

老马依旧粗暴地将我们赶下了车。

我忽然发现三儿不见了,可是我明明记得他上了车才对。

难道又是幻觉?

我踢了张根活一脚,问道:“疼吗?”

张根活瞪了我一眼说道:“哥,你有病啊?”

我问道:“没病,我就是确认一下。三儿呢?”

老马说道:“哦,我给他放到医院了,他妈妈不是要做手术吗?”

我这才想起来手术的事情,看来是我睡得太实了,连有人下车都没有注意。

这个时候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毕竟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因为时间太晚了,所以我们只能去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去吃了顿油腻腻的汉堡。

待心满意足地走出肯德基,我摸了摸肚子,才发现自己居然刚才是光着膀子吃的饭,难怪那几个女店员像看流氓一样看着……

我忽然发现前方有一群人路过,其中一个似乎是认出了我们,大喊道:“快看!他们在那里!”

我心里一凉,心道坏了,走在最前面的不是那个大光头吗?

冤家路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