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黑夜之尊 > 第1章落日的余晖

第1章落日的余晖

作品:黑夜之尊 作者:何处有奇迹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4232 更新时间:2019-06-09 17:46

和煦的微风轻轻穿过山间,高耸的山地上绿树茂密。

隐约间的呜咽声透过树木的遮掩回荡在山谷,紧接着一道猛兽的咆哮声如惊雷般在山中炸响。

少年不断在林中穿梭,密密麻麻交错着树枝的山坡和荆棘藤条横生的丛林在少年的面前如同平地一般。

但是后方那一直不散的阴影却如同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利剑迫使着他无法回头。

此刻他衣服早已经残破不堪,亚麻色的布条挂在身上遮拦住那仅有的一丝尊严。

裸露的皮肤印衬着斑驳的阳光就如同镶嵌了一片片金色的叶子,他微黄的小脸上泛着一丝丝苦涩,黑色的头发下汗水如同露珠般散落在额头。

少年名叫何齐,今年16岁,从小无父无母,五岁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了落岩镇王铁匠家的门口,对于五岁之前的记忆,何齐毫无印象。

甚至在出现在王铁匠家门口的前一刻,他都无法记得。

那段时间在何齐的脑海中就好像一张白纸,没有丝毫点缀。

王铁匠曾带他去看过医师,也曾问过镇上见识和实力都是顶尖的镇长,但是却都无法得出结论,最后王铁匠看他可怜收养了他。

“如果没有那个老骗子,我现在也不会那么狼狈“何齐愤恨的想着,但是双脚却不敢有丝毫停歇。

前方距离落岩小镇还有五六公里,但是曲折的山路和不断损耗的体力让何齐苦不堪言。

后方的青色母狼一直紧追不舍,如果不是这头母狼刚刚产下幼崽没多久行动没有全盛时期那么迅捷,他或许早就已经落入狼口。“该死的老骗子,我今天如果能够成功回去,一定要砸了你的杂货铺子。”

落岩镇坐落在灵犀峡谷的下方,四面环山,镇子周围有十八根巨大的石柱矗立,石柱与石柱之间连着的铁网让本来平凡的小镇显得更加的庄严肃穆。

此刻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自先祖开始镇子里就有规定镇上的人日落之后不得外出,外出打猎的猎队必须要在天黑之前赶回镇曾经镇子里。

曾有人自持实力高强想要穿过这片峡谷去外面的世界,至今都没有回来过,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去违背祖先的遗训。

.......

“再找不到小齐我们就只能回去了”男人轻轻的叹了口气说到,周围的男人们面露悲色。

小齐是他们看着长大的,这孩子从小跟着王铁匠长大,而他们猎人队的装备维护也是需要经过王铁匠,一来二去熟络以后大家也都把小齐当成自己都后辈看待。

今天是小齐第一次上山跟随他们打猎,本来也只是带小齐来涨涨见识,同行的还有镇上的几个和小齐差不多大的孩子,结果到了他们固定的狩猎地点,小齐却不见了。

“队长你们先回去吧,是我把小齐看丢的,我今天一定要把他完完整整的带回来”林凡看着男人坚定的说到。

他是这个狩猎队伍里最年轻的人,本来是他负责今天孩子们的安全,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应当由他去承担。

“你们都回去吧,我去找小齐”男人静静的看着众人,深邃的眼睛里竟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队长!!!您不能有事啊,还是我去吧!!!!”众人纷纷抢着说到。

“都别说了,我会把小齐带回来的。”男人低头望了望不远处已经昏黄的小镇,然后缓缓转身向前走去,身后不断传来的呼唤身始终无法动摇他挺拔的身躯。

“你们回去吧”前方隐约传来了队长的轻语,众人望着他逐渐被阳光拉长的背影叹了口气........

何齐发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关键是后面那只狗好像是真的疯了,追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放弃。

“至于吗,我不就是动了一点你的水嘛,你至于一直紧追不放啊”何齐无奈的小声抱怨道。

如果被巨狼知道他此刻的想法,估计能够活活给气的吐血。

这他妈哪里是一点水,自己赖以修炼的寒潭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这个小子把里面的水全部给弄没了。

要不是当时自己正在照顾小狼,不在寒潭边上。就前面的这种货色,她平时能够一口一个。

说起来前面这个小东西竟然滑溜的不像个人类,以自己的实力追了这么久竟然还没有追到。

何齐也觉得今天自己的变化挺大,虽然平时也有跟王铁匠学习打铁,跟镇上的猎人叔叔们学习弓箭刀法。

但是这些东西还是没法帮助他可以在玄月青狼的追击下活这么久,要知道玄月青狼可是一贯以速度著称的妖兽。

如果没有那块小石头或许他能够归纳于自己的天赋异禀,但是想到那块黑色的小石头他顿时就有点毛骨悚然。

那块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石头竟然钻进了他的身体里,而且是直接从胸前融入进去的。

此时此刻他都能感受到胸前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灼热感竟然扩散到了他的四肢。对于这块石头他也不知道是该抱着庆幸的念头还是该抱着悔恨的念头,但是此时此刻他唯一要考虑的还是要如何摆脱眼前的困境。

晚风呼啸着,如同魔鬼的呜咽声,回荡在山谷间,半轮夕阳悬挂远方山顶间,血红色光辉渲染的大地此刻显得更加妖艳。

何齐此刻停住了脚步,他不能再跑了,镇子在太阳落下的时候将会关闭入口的大门,那时候外出的狩猎队也都已经回到了镇子,他不可能在逃亡的路中碰到他们了,此时能够帮助自己的只有自己。

想到这里,何齐顿时感到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他停住了脚步。轻轻从背上拔出那把王铁匠在他出门前交给他防身的长刀,用力的握着长刀横在胸前,回首望着前方正在向他冲来的青影,迎了上去。

“砰!!!”巨狼高高跃起,雪白色的利爪在空中如同闪电般划过,带起飒飒的破风声,青色的毛发在空中飘飘起舞。迎上它的是何齐手中那把平平无奇的长刀。

一股巨力从刀把上传来,何齐握住长刀的手颤抖了一下,虎口顿时裂开。即使这样他依然不敢退后半分,长刀的前方那颗硕大的狼头正面对着他,一股腥臭的气息从那双獠牙深处扑面而来。

何齐胸口突然一热,顿时感受到竟然有一股力量蔓延到双手,他猛然推开身前的巨狼身子向右边翻滚躲过巨狼的扑击,随后他奋力跃起双手握住长刀用尽全力向着巨狼的腰间斩去。

“嘭嘭”长刀仿佛斩在了石板上,竟然难以下入分毫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何齐迅速拿开长刀身子向着巨狼的身下滑出,躲过了巨狼侧身后的一击。

“吼吼!!!”咆哮声竟然让大地轻微的颤抖,巨狼愤怒了,她这么久竟然还搞不定眼前的这个小虫子,而且还被这个小虫子伤到了,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种耻辱。

巨狼突然在何齐眼前停下了,一道淡淡的白光竟然从它的身体上升腾而起,周围的空间在白光下竟然将要凝固了一般,一股寒冷的气息弥漫到了何齐全身,他的身体此刻竟然僵硬住了。巨狼的双眼凌厉,它身上裹挟着白光猛然冲向何齐。

“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此时此刻,何齐心里充满了悔恨他轻轻闭上了眼睛,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仿佛要将他吞没。

“王叔,对不起,以后再也无法报答您了.......”

“咻!!!”就在这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在空中炸响,如同巨钟在何齐的心头敲响,

何齐睁开双眼,只见一到金光竟然迎向巨狼将它击飞在空中,随后在地上滑行撞到了前方的大树上,卷起一阵灰尘和落叶。

何齐回身望向金光射来的方向,只见前方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男人穿着兽皮制成的衣服,裸露在肩膀下的肌肉仿佛充满着力量感。

他的右手拿着一把黝黑的长弓,腰间别着几根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铸成的长箭。其背上背着一把被白色布料包裹的长剑,平凡的脸上此刻挂着淡淡的微笑,任谁也想不到刚才那惊艳的一箭竟然出自这个男人之手。

“杨叔!!!”何齐大声的朝他喊道,此刻他的心里充满了内疚。

男人朝着何齐点了点头,淡淡的看着不远处已经被他那一箭击伤的巨狼。然后缓缓的从腰间抽出一只箭矢,搭在了弯弓上,拉开弓弦箭头对准巨狼。

巨狼此刻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它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刚才那一箭带来的疼痛此刻正刺激着它的感官,它知道眼前的男人非常不好惹。

空间仿佛在此刻禁止了一般,“咻!!”男人的这一箭打破了此刻的沉静,划破空气,如同奔雷般射向前方的巨狼,巨狼顿时一阵战栗,浑身毛发直立起来。

只见它昂首望天呼啸一声,然后浑身的毛发竟然在此刻脱落了一部分,它的身体竟然在这一刻慢慢缩小了,本来三米多长的巨狼竟然在这瞬间变成了一米多长。

它浑身包裹的白色气体竟然在此刻猛然提升了几倍,随后它飞奔而行,迎向了那一箭!!

“轰!!”金色光芒裹挟的长箭和青狼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两股能量产生的冲击波竟然将周围百米的植物夹杂着尘土一起掀起,百米外的树木竟然也因为这道能量摇晃下大量的树叶。

此时男人早已护在了何齐的身前。何齐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竟然燃起了一股热血,仿佛有一颗种子已经不知不觉埋藏在他的心间。

前方的巨狼在挡下这一击之后并没有选择转身攻击,而是直接掉头,化成一道白光向远方逃去。

男人看了看逐渐变暗的天色,再看了看远方即将消失的白色光影并没有选择追过去。

现在天已将快要彻底黑了,他们现在已经无法回到镇子上了,所以他们必须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度过这个夜晚,夜晚的峡谷将变成什么样子他不知道。

知道的人都死了!

“杨叔,我们去哪?”何齐微微仰起头看着比他高半个头的男人说道,男人救下他之后并没有问他什么,也没有责怪他,只是微笑摸了摸他的头,然后牵着他向着山间走去。

“前面有个山洞,是我们之前打猎发现的,我们今晚要在那里度过了!”男人轻声道

“杨叔,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何齐侧身对着男人,心里的愧疚感让他忍不住向男人问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不会过问太多,只要你不会危害到镇子的安全。”男人定了定,侧身静静的看着何齐。深邃的目光将他衬托的风轻云淡。“不然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他静静的想着。

“我发誓我何齐这一生,永远会守护这个镇子,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何齐看着男人,他双手紧握,脸色坚定道.......

“好了,快走吧!山洞就在前方不远处了!!”男人静静的看着何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道。

......

“杨叔,我回去后能够加入您的狩猎队吗?”

“等你实力足够再说吧...”

“那我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能够回去再说吧!”

“那我以后会不会成为像你这样的强者?”

“会的!!”

......

“杨叔,就是前面的那个山洞吧”

“是的”

......

山谷间隐隐约约的交谈声回荡在空中。

此时太阳已经消失了。天空像侵染了油墨的画布一般,漆黑一片,夜色降临。

黑暗逐渐吞噬了峡谷,山谷中,各种猛兽的声音回荡着,隐约听去,声音中竟然夹杂着“嘎嘎吱吱!!”的声响,仿佛是某种猛兽正在撕咬着猎物,又或者是某种东西将要破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