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 红楼野心家 > 第39章丑恶嘴脸

第39章丑恶嘴脸

作品:红楼野心家 作者:遍地沧桑 分类:军事历史 字数:2536 更新时间:2019-08-14 07:19

贾瑞看着这几个人,只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在他们眼里,此时林如海和黛玉都不能出来说话,账簿也都烧掉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既然姑老爷欠你们的钱,为何姑老爷好的时候不来要钱?”

“那个时候如海在,我们也不担心。后来如海虽然病倒,但是黛玉还在,也不着急。况且如海有病在身,黛玉一个孤女,此时要钱,似乎在为难黛玉,我们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为何此时来要钱?”

“实不相瞒,原来以为只要黛玉还在,账就烂不了。如今黛玉……。”

“哦,我明白了,你们觉得姑老爷和黛玉都没救了,此时再不开口,就找不到人要钱了,对不对?”

“嘿嘿,也算是这个意思吧。”

“可是林家如今似乎没有什么钱?银票什么的都烧了,只剩下了三千来两银子。”

“姑老爷和林姑娘还要治病,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将来还要办理丧事。下人们还要吃喝,若是打发了他们,谁来照顾姑老爷和林姑娘?”

“这个我们也想过了,这里的银两不能动,就留着日常用度和将来办丧事。”

“那你们还到哪里要钱?”

“一个是林家在扬州有一个绸缎庄,二是如海在苏州的老宅子,能变卖出来一些银两,两样加一块儿,也值个十来万两银子。”

原来都算计好了。

“你们说姑老爷欠你们钱,可有什么凭证?”

“自然是有的,都有字据。”

“原来如此啊。不过,姑老爷和林姑娘还在,此时就卖了宅子和铺子,若是将来他们好了起来,怎么跟他们交代?况且找不到房契,也不好出手。”

“不如这样,一是先等上几天,看看姑老爷和林姑娘能否痊愈。二是除了你们,姑老爷是否还欠别人的钱。”

“若是有欠的,他们也会找来。到时候就一块处置了。总不能只还了你们的钱,不还别人的钱吧。对了,姑老爷都欠你们多少钱?”

“欠我两万两银子。如家一万两,如河八千两,如江五千两。”

“姑老爷为何欠你们这么多钱?”

林如水叹了口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下去。

“瑞大爷也不是外人,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当初如海想当巡盐御史,但是手里没钱,于是就找我们兄弟借钱来打通关节。”

“还有,如海的绸缎庄里面,有我三成的股份,当初本钱是三万两银子,我投了一万两。”

贾瑞点点头,转向了林仑。

“林管家,你是什么意思?姑老爷不会也欠你的钱吧。”

“老爷确实不欠我的钱,不过老爷当初答应,把苏州的老宅子赠送给我,老爷留下了文书的。”

你个混蛋,就是一个管家而已,林如海凭什么把他的祖宅送给你?你对林家做出多大贡献,他会做出这种白痴行为?

到底是你白痴,还是我白痴啊,竟然连这种故事都能编出来。

还留下了文书?原来早已经伪造好了。

“周公子,难道姑老爷还欠你钱?”

“这个怎么说呢,说欠钱也行,说不欠钱也行。”

你跟我绕口令呢。

“愿闻其详。”

“大伙儿也都知道,舅舅去年把黛玉许配给我,于是我家就给送来了聘礼。若是我跟黛玉成亲,这就是聘礼,也就说不上欠钱不欠钱的事情。”

“若是黛玉不跟我成亲,就该返还聘礼。若是不还,便是欠钱了。”

“周公子的意思,究竟是否还要跟黛玉成亲呢?”

“自然要成亲。”

什么?还要成亲?

“林姑娘如今生死不明,周公子还要娶她?”

“我和黛玉从小就青梅竹马,又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书在手。黛玉如今虽然病了,但她生是我周家的人,死是我周家的鬼。不离不弃,才是男儿本色。”

我好感动啊,这简直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可是黛玉从小就在贾府长大,整个少年时代都是在贾府度过的,竟然跟你青梅竹马,这是什么鬼?

林如海根本就没把黛玉许配给任何人,哪里来的父母之命?

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认为林如海一定给黛玉留下了不少财产。黛玉是唯一的继承人,将来无论她是死是活,这笔钱都会带到你家去。

“周公子有情有义,令人佩服。”

只是黛玉听了你这话,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琏二哥,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么,啊,老祖宗当初叫我来的时候嘱咐过,如果姑老爷真的不行了,处理完后事,就把黛玉带回去。”

“没想到如今黛玉突发不测,所以就只好……。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既然姑老爷欠他们的钱,他们来要钱也有情可原。”

“琏二哥的意思是,同意变卖姑老爷的家产还钱?”

“为今之计,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看来老祖宗看人还是有眼光的,若是不叫我来,让贾琏这个混账折腾下去,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

“那林姑娘的事儿,你是什么意思?”

“既然林姑娘跟周公子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们外人也不好说什么。”

唉,黛玉啊,这就是你的亲表哥,轻易就把你给卖了。

不过,贾琏愿意这样做,一定跟林家这些人暗中达成了某种交易。牺牲了贾府和黛玉的利益,他自己得到了好处。

贾琏,你这样做,良心会不会痛?

算了,跟这样的人讲什么良心,就是迂腐的东郭先生。

“不过呢,既然老祖宗叫瑞兄弟来协助我处理此事,我也不方便自己一个人做主,否则回去之后,也不好跟老祖宗交代是不是?”

“若是瑞兄弟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提出来,咱们大伙儿在一块儿商议一下。总要把事情办圆满了才是,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琏二爷说的对,瑞大爷,你若是有什么主意,就敞开来说,这里也没有外人,到时候也不会亏待瑞大爷。”

林如水说道。

这是在收买我了,想把我也拉下水。

你们能给我多少钱?我会看上这几个钱?

这种带血的钱,我怕花着招报应。

如此欺负垂死的林如海,欺负黛玉这个孤苦伶仃的弱女子,你们也做得出来?

“各位,我觉得此事不宜操之过急。姑老爷和林姑娘虽然昏迷不醒,但毕竟人还在。此时变卖家产,叫外人怎么看?

“当然,也不能总是拖下去,早晚得有个处置。我的意思,不妨等上四五天,若是那时候还是如此,也就只好按照你们的意思办。”

“我和琏二哥都有事情,不能总是呆在这里,你们也各有各的事情要做,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几个家伙见贾瑞有了活口,彼此看看,会心一笑。

“瑞兄弟说的有道理,我看就照他的意思办吧。”

贾琏第一个赞成。

“既然琏二爷和瑞大爷是这个意思,我们还能说什么?就这样,就这样。我们先走了,你们兄弟忙着,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