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至尊引路人 > 第二十八章输给他

第二十八章输给他

作品:重生之至尊引路人 作者:G木神武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215 更新时间:2019-08-14 07:19

028输给他

此时的擂台上还是热火朝天,两个修为相近的黑铁境三段弟子各自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打的正酣。

而这种势均力敌的较量也是台下围观的弟子最喜欢看的了,上次是他赢了,但这次说不定另一个有了新的奇遇,或是学会了什么新奇的武技,一切都充满了未知,谁都不知道哪个弟子能取得这次的胜利。

“听说这次李三海的弯月棍法更上一层楼,已经达到了入门的境界了,所以这次贾仁的赔率就比较高了,压一赔二!”

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面老弟子对着一旁的几个弟子蛊惑道,声音压的极小,还动不动就环顾一下四周,生怕被人发现他私设赌局。

围观的弟子们看了现在稍有败相的贾仁,相互望了望,皆是转过头去,不再理会这个突然凑过来的家伙了。

“别别别啊,你们现在虽然看着那李三海虎虎生风,气势大盛的样子,但是你们要知道,贾仁现在可是连汗都没流几滴。告诉你们,他有大招,再不出五十招,必败李三海!我冯来财可是他隔壁石室的,常看见他练功哩!”

冯来财的言语极为真挚,好像那略显败势的贾仁也捏着些逆转胜负的绝招,只等着几个弟子压上宝,就大开无双,杀的对手片甲不留!

那三个弟子闻言也是稍提起几分兴趣,昂着脖子细细观察起了贾仁,发现果真如这庄家所言,那拿着双刀招架躲闪的贾仁虽然神情凝重,不过面上无汗若有余力。

难不成真如这开盘的弟子所言,这贾仁正准备蓄势反攻?

没等这三个弟子再想,那个庄家已经作势要钻到其他地方去了:“诶呀,你们耽误这么些会儿,马上贾仁都要取胜了。算了算了,这场就到这儿收盘吧……”

“兄弟留步,我们这不就压了嘛,我压贾仁五十银钻!”那三个弟子果然中招,其中一个浓眉大眼的弟子干嘛上去抓住冯来财的衣衫,笑呵呵地从怀里掏出写散碎的银钻,递到了他的手上。

“我也压贾仁三十银钻!”

“我压他二十银钻吧,试试水。”

三个弟子各自掏出些银钻来,递到了冯来财手上,换过三张纸质的凭证,偷偷摸摸地放到怀里。

他们自然是知道学院对这些私设赌局行为的打击程度,不仅开盘的弟子没收银钻驱逐去学院,就连投注的弟子也要被关到小黑屋里反省,没有三五天都出不来。

还好没什么人注意到这儿发生的事,下面就等着贾仁翻盘绝杀,自己几人愉快分钱了!

但是没等三个弟子高兴,从斜后方就传来了一道少年音,声音沉稳无波不带任何感情:

“那贾仁打小就患上了无汗症,就算他打到精疲力尽也不会落下一滴汗,你们被骗了,李三海十招内就能取胜。”

“什么!”浓眉弟子大眼圆睁,心底猛的一凸,急慌慌转过身来,看清了那个出言的弟子。

居然是上次擂台上第七名的白唐,他拿着自己的冷木剑正直直地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位置。他的身材欣长瘦削,薄薄的眉毛低垂紧缩,透出一丝郁气,仿佛心里压着一块大石,让他忧心忡忡喘不过气来。

本来这浓眉弟子突然被人看见押注,心里甚是慌张,生怕那名弟子以此要挟。但这向来少言寡语的白唐倒是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自己可以放下心来。

不过,他出言说自己几人被骗,难道……

浓眉弟子正思索间,突闻身边众人都兴奋起来,自己正前方的那人更是振臂高呼起了李三海的名字来,赶紧也抬起头看向擂台,刚好看到了李三海发起决定性的一击!

冷木制成的长棍在空中挥舞,在阳光下竟然有些模糊起来。

一直处于劣势的贾仁见那棍威可怖,心里更是惧怕,没有注意到李三海发招时的僵硬,丧失了最后的反击机会。只得双刀一收,在胸前交叉防御,打算硬吃这李三海的弯月神威。

虽然他也听说了李三海的弯月棍法入了门,但是之前的自己就能平稳吃下他的这招,想来这次只要严防死守,定能在消耗可观的状态下化解窘境,然后顺势展开反攻,把新力未生的李三海扫下擂台!

“砰!当!”

茫然倒飞的贾仁再空中吐出了口鲜血,他和不少投注了他赢的弟子心里所想皆是不出一二……

为什么,这李三海的【弯月横扫】的威力比起一个月前,威力大了一倍有余,即使自己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了防御当中,却还是无法全然招架?

在他听不到的一个角落里,倚着长剑而立的白唐如此说道:“李三海在武技突破时修为也是顿悟,直接达到了二段中期,若是放在上个月,他起码能进前五,可惜了……”

但他的这席话却是没有任何人在意,自己前面的受骗的三人已经跟冯来财拉扯了起来,几张纸票凭证已失去了价值,被随意仍在地上。

“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要是你们也知道贾仁的病症,哪会白白失了钱财,要怪就怪自己消息闭塞!”冯来财灵气微放,震开了几个弟子的手臂,既然他们都下了注,那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也不用怕他们会去检举自己。

但是这白唐的拆台可真是让人来气,虽然他已经是黑铁境二段,自己的修为比不上他,但冯来财还是冷哼了两声,阴阳怪气地说道:“白唐,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爽,我也知道原因,你不就是看我赚了银钻眼红吗?你要是能放下你那点骄傲,我也不介意你入伙。”

“我知道你的母亲患了重病,也知道你们家现在穷的响叮当,嘿嘿,我可还听说你每天都会去灵石矿里做工呢,啧啧啧,真是丢了我们学院的脸。”

“你!”白唐脸色一白,却是实在不好反驳他,他说的大多属实,自己家的确是因为母亲的重病而变成现在一穷二白的模样,自己也的确在下学后跑去附近的灵石矿挖矿挣些银钻,一部分自己吃食,一部分给母亲买药。

没想到自己拼命隐藏的窘迫,竟然被人当中扒出,虽然冯来财的声音不大,只有自己能听个清楚,但心中的自卑感还是无法抑制地渗透了出来,从白唐的脚底板快速流向了四周。

他咬紧了牙,连指尖都扎进了肉里,这疼痛将他惊醒,他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从矿洞回家时发生的事情……

月明星稀,四处静寂无声,只有路旁的草丛里有着些许虫吟。

四周的房屋里少有光亮,现在已是子时,绝大多数的人家早已进入梦乡,等待着太阳的降临和新一天的劳作。还醒着的大概只有一些通读三书八经,准备在几个月后初雪降临时赶往四海都城赶考的普通文人了。

再这片尚武的大陆上,也唯有四海帝国给不能修炼的普通人们留下了一席之地。

每当初春第一朵的迎春花开放,整个四海的文人们都会挤入都城,寻一处能歇息的所子,准备在第二天的帝国考试上一展手脚,取得一个好名次,最好是能进入到状元试,不求做那个状元,只要能谋求个一官半职就算是出人头地了。

虽然除了状元郎,最好的官职也只是城主手下的副官或是智囊团,但在这样的大陆上,已经算是最为公平的考试了。

而那些可以修炼的武者呢?

大多数已经早早入睡,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会在家中努力钻研修炼。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是天选之人了,不管去做些什么都能比普通人活的好,比起做上一天只能拿到几十银钻的普通成年人,随便做些什么就能拿到几百上千银钻一天的修行者比比皆是。

白唐有些感应似的摸了摸放在胸口的三百银钻,心里更是唏嘘。凭他黑铁境二段的修为,若是有时间去做个护卫保镖,一天上千银钻也是稀疏平常。

他又想起了住在自己隔壁的小蓓,一个瘦弱多病却总是开开心心的小女孩,只有十岁的她已经天天跑去城外割草砍柴了。虽然砍上一上午也只能拿到十来个银钻,虽然天天啃着大饼馒头的她已经记不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但却总是跑到自己家,跟自己的病卧在床的母亲聊天……

明天去两斤尖牙猪的肉吧,我们家也好久没吃肉了,刚好可以藏一些让母亲留给小蓓吃。

呵,有点想看她傻兮兮的笑了,这次要让母亲督促她直接吃掉,上次的梨子刚拿出门就被她的几个哥哥抢走了。

白唐的嘴角罕见地露出些笑容来,虽然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但五官已经变的柔和了。

他迎着月光缓步向前,转了几个弯,终于快到自己一家人住的木屋了,自己已经能看到母亲房里点着的灯了,不管说多少遍,自己没回来时她总是担心地睡不着,非要自己到了家跟她说上一声,她才会把灯吹灭,安心睡觉。

白唐心里一暖,脚步又加快了几分,只想快点回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