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武侠 > 妖鬼术 > 第九十七章神偷

第九十七章神偷

作品:妖鬼术 作者:夜色多撩人 分类:仙侠武侠 字数:3203 更新时间:2019-08-14 07:13

天色尚未完全黑下来,众人吃过晚饭,那王掌柜早已吩咐小二给众人安排好房间。原本打算的是六人各自一个房间,然而不知为何最近住店的人变得多了一些,因而在王掌柜连声陪笑下,柳子风几人便住了三间屋子。

陈羽才和石门虎同住一间,柳子风和算卜天命一起,周玉茹和宋惜彤两人住最后一间。在屋前分别时,陈羽才微红着脸,又叮嘱道:“大家若是乏了,就回屋休息;若是还有精神,也可以在镇子里逛逛。栖霞镇不同于落霞镇,这里三教九流正邪两道之人都有,龙蛇混杂,出门定要小心谨慎,低调行事,凡事以忍让为先,莫要与他人发生争执。”

说完,他又从怀中取出几个圆筒状的东西,将之分给众人,说道:“这几个是宗内常用来发出信号的信号筒,若是遇到了紧急情况,你们只需往里注入真气,信号筒便会放出信号,到时大家便会知晓了。”

几人把信号筒收好,陈羽才饮了不少酒,也并非是第一次来栖霞镇,故而跟众人打过招呼后,就回房间休息去了。周玉茹和宋惜彤两个女孩子,赶了大半天路,风尘仆仆,也要回房间梳洗一番。柳子风和算卜天命见众人分开,也便先回屋子去了。

虽然是两人同住一起,但这房间比柳子风在落月峰的屋子还要大上一倍,进门是宽敞堂屋,桌椅茶几一应俱全,右手边里侧则是卧房,算卜天命四仰八叉的躺在床铺上,一脸舒服惬意的表情。

柳子风也躺在床上,稍稍休息了一会儿,脑中想起小白和黑炎还在宋惜彤那里,不觉有些纳闷。也不知宋惜彤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了两个家伙,自从出了落霞宗便再没有纠缠过柳子风,反而从始至终乖巧的跟在宋惜彤身边。恍然间,怀中掉出一个小瓶,柳子风定睛一看,发现是从落宝殿拿到的“灵兽精髓”。

“这两个没良心的家伙,暂时先不给它们吃了……”

忽然有种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被拐走的感觉,柳子风顿时有些不忿,脑中如此想道。

翻了个身,他又仔细琢磨起灵鹤山的事来。这次试炼,对他来说倒是次要,主要还是寻找《地鬼术》残卷,境界停滞不前已经持续许久,再这样下去只会与期望越拉越大。更何况,小师姐越紫萱的“天生魂体”,柳子风信誓旦旦的夸下海口,自然更要付出十二分的努力。

除此之外,眼角余光瞟了算卜天命一眼,见他双目闭合似乎在打盹,柳子风不由想起算卜成说过的话。算卜天命因为“通阴灵瞳”的关系,阳寿不过三十年,需要一味名为“黑阴灵芝”的药草才可破解,柳子风心中同样记挂着此事。

一边胡思乱想着,理了理脑中头绪,柳子风顿觉头脑清明了不少。看算卜天命似乎睡着,他轻手轻脚出了卧房,来到堂屋,取出那本《相卜天书》看了起来。

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然而只过片刻,算卜天命猛地坐起,把一旁看书入神的柳子风吓了一跳,忙道:“怎么了?”

算卜天命目露兴奋之色,看着柳子风兴奋道:“睡不着啊!子风,要不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吧?”

两人都是小孩心性,柳子风也觉得难以专心下来,索性合上书册,点头答应道:“好,要不要给大师兄他们说一声?”

算卜天命摆手道:“不用不用,他们应该都在休息,况且我们不是有大师兄给的‘信号筒’吗?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用这个东西示警,我们也没有别的事,就不用去打搅他们了。”

柳子风想了一下,觉得算卜天命说的有理,便没有在多说什么。把一些日常用品放在房间里,两人便出门往外行去。

天色稍显昏暗,这个点来凤霞阁用饭的人倒是不少,两人走到门口,那王掌柜正不断吩咐着小二做事。忽然看到柳子风两人出来,边忙边笑道:“两位小兄弟,有什么需要吗?”

柳子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王掌柜客气了,我们两个是想去镇上逛逛。”

王掌柜闻言一笑,手中动作顿了一下,只见他凑过脸朝两人轻声说道:“出门多加小心,最近镇子里晚上有些乱。”

说完,也不顾两人疑惑不解的脸色,自顾自忙活招揽客人去了。

……

凤霞阁位于栖霞镇中央,是整个小镇里最高的酒楼。柳子风和算卜天命两人出来,左右四顾看去,家家户户已是点起灯火,来往路人都是行色匆匆,显得有些荒凉。算卜天命看着一处还算人多的地方,道:“子风,我们区这边看看!”

栖霞镇夜里似乎比白天热闹一些,平路两边有不少人在摆摊,上面大多是一些法宝材料和药材之类,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奇怪物事。这些人或是一些异族中人,又或是常年在栖霞镇的修道中人,甚至柳子风还见到一只猿猴,也在摆摊贩卖着自己的宝贝。

路过几个摊位之后,柳子风不知是见识不够,又或是囊中羞涩,并没有购买什么东西。而算卜天命却是兴奋不已,发现了好几样正需要的材料,登时便取出银两一一买下,竟然连讨价还价的环节都省去了。

柳子风不由佩服起这个冤大头来,虽说这些东西确实便宜,不过看到算卜天命心花怒放的样子,他顿时叹了口气,把想说的话憋会肚子里。不过,在算卜天命兴高采烈地买东西时,柳子风则发现了几分诡异。

这些摆摊之人无一不是坐在摊位近前,周身真气运起,与客人说话时仍是左顾右盼,神色紧张,不由让柳子风暗中奇怪。

他脑中想着这些事情,算卜天命又在一处摊位前发现一枚土黄色的晶石,惊呼一声便冲了过去。摊主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者,眼睛眯起仿佛看不见两人,只是口中道:“小子,你看上这枚‘土行石’了?”

算卜天命点了点头,这次倒是和老者讨价还价起来。过了一会儿,算卜天命从怀中取出一物放下,把摊上那块“土行石”收好,看样子两人对这场交易还算满意。

柳子风见这老者慈眉善目,不像坏人,也便凑了过去低声询问道:“前辈,为什么你们摆摊时都要运转心法呢?方才我们在另一边的时候,看大家神色都有些紧张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老者闻言表情微动,语气顿了一下才道:“你们两个是外来人吧?是这两日刚来到栖霞镇吗?”

虽然有些疑惑,柳子风还是耐着性子,老老实实说道:“前辈说的不错,我们是今日刚来栖霞镇,前辈何出此言?”

老者叹了一声,脸上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缓缓说道:“那就对了,也就是你们这些人不知道镇子里的情况。你既然唤我一声前辈,那老夫便给你提个醒,一定要看好自己的东西,千万别落了贼手。”

算卜天命得了那“土行石”正高兴间,听老者说了几句,便不以为然道:“不就是蟊贼吗?老丈你放心,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蟊贼打您的主意,我这边帮你收拾他!”

柳子风急忙捂住他的嘴,免得这小子得意忘形之下胡言乱语,转头对老者笑道:“前辈勿怪,我们两个刚来这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前辈海涵。”

老者嘴角一弯,似乎是笑了一笑,说道:“无妨,你们这样的毛头小子我见的多了,没有什么怪不怪的。况且这小子刚才给我的那块兽骨,又是老夫急需之物,焉能责怪。也罢,看你小子顺眼,便给你细细说来听听。”

柳子风点了点头,道:“前辈请说。”

老者一边思量,一边缓缓开口道:“前些日子,镇子里忽然冒出来一个贼人,这毛贼似乎年纪不大,不过身手却是了得,出手时无声无息,人们便给这毛贼起了个名字,叫做‘无影神偷’。开始,大家都不以为意,觉得这个毛贼多半是路过此地,顺手偷些身外之物,也没有放在心上。”

算卜天命讶然,问道:“这么说来,这个毛贼现在还在栖霞镇了?”

老者点点头,接着说道:“栖霞镇鱼龙混杂,既有异族之人活动,又有正道邪道之人来往,而这毛贼竟然打起了这些人的主意,屡屡出手屡屡得手,简直是无人幸免。这些新来的宗门弟子,或是邪道修士,根本不知道是‘无影神偷’所为,彼此之间本就势同水火,更是为此争斗不止,这几日已经有不少正邪修士死于非命了。”

柳子风恍然点头,这才明白为何这些摊主都是一副小心警惕,无时无刻都在运转真气,显然是为了提防“无影神偷”。

算卜天命也是一愣,想了片刻,问道:“老丈,难道这栖霞镇这么多人,就没有人能抓住这‘无影神偷’吗?”

老者嘴角泛起笑容,涩声道:“是啊,的确没人能抓得住他。‘无影神偷’道行如何无人知晓,但是说起他的速度,只怕这栖霞镇方圆千里之内,无人能快的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