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假装自己非穿越 > 第二十五章珠世的疑惑

第二十五章珠世的疑惑

作品:假装自己非穿越 作者:苏忆绯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2429 更新时间:2019-10-09 23:08

林灵之所以能够这么及时的赶到,真要计较起来还要感谢手球鬼的强拆行为。

本来嘛,有愈史郎的障眼法在,林灵就是在瞎转悠两种头,估摸着也找不到炭治郎在的地方。但架不住手球鬼上来就是强拆,不仅打破了愈史郎的障眼法,还造成了老大的动静。这让本就在附近转悠的林灵怎么发现不了,直接提着刀就杀过来了,还及时让雪夕开了个盾保护友军。

“泉,你怎么在这?”见到好友灶门炭治郎自然也十分惊喜,他扶着祢豆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疑惑的道:“你也来浅草执行任务?”

“这个嘛……哈哈!”没有正面回答炭治郎的问题,毕竟复读鸦还在旁边呢,林灵就是再这么厚脸皮都做不到当着复读鸦的面撒谎,只能打了个哈哈。

灶门炭治郎也没在这件事情上纠结,他正打算说什么忽然脸色就是一变,“小心——”

心字都尾音还没有完全消散,林灵就已经斩出一刀,但血色的能量箭头顿时在这一刀下烟消云散。他偏了偏头,看向旁边的手球鬼和箭头鬼,语气有些不悦,道:“你们这些家伙似乎都很喜欢打断别人说话啊,不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麻烦的家伙!”箭头鬼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沉浸在自己世界一般自言自语了句,就看向旁边陷入狂躁状态的手球鬼,道:“朱砂丸,你怎么样了?”

“可恶!可恶!可恶!”手球鬼嘴里不停的低吼着,似乎十分的愤怒,她的表情狰狞,兀的身体就膨胀起来。那封住了她伤口的冰在这膨胀中碎裂了,六条手臂再度从她后背挤出,只是比之前却要瘦弱一些,颜色则是更深了些。

“嗯?这种程度就封不住了吗?”林灵见状挑了挑眉,也没太惊讶,他刚刚斩下手球鬼的六臂时注入的寒气可没加料,以他如今的实力冻不住这种无限接近十二月的鬼月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哪怕突破了封印,从手球鬼的状态,林灵也不难看出对方的消耗应该不小。

“小心他们俩是十二鬼月,是直属于鬼舞辻无惨的手下。”灶门炭治郎提醒道,握着刀的手越发的用力。

哪怕是泉的冰也抑制不了对方的自愈能力么……

“十二鬼月?”林灵神色微妙了一下,也没有告诉灶门炭治郎,其实这俩货只是十二个月的预备役,还没有转正的事,直接道:“一人一个吧,炭治郎,有信心对付那个箭头鬼吗?”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此时林灵却也不敢托大。

毕竟手球鬼和箭头鬼的组合还是十分bug的,分开对付还好说,要是一起对付的话,哪怕是林灵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无伤击杀。

“有……”灶门炭治郎点了点头,哪怕心里万分紧张,他在这个时候也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那他就交给你了,我解决了手球鬼就去帮你!”林灵果断的说道,说完就对着手球鬼露出了挑衅的笑容,道:“愤怒吗?痛苦吗?是不是很想把我碎尸万段啊?”

“可恶,你给我残酷的去死啊!”因为恢复消耗了太多能量,神志已经不算特别清楚的手球鬼无疑是经不起刺激的,直接就甩着六颗球对着林灵砸去。后者见状勾了勾唇,却是一点都不慌乱。

水之呼吸,叁之型,流流舞!

一旁的箭头鬼见状也想要帮忙,企图操控成球的飞行,却是被斩过来的打断了。

“你的对手是我!”灶门炭治郎握紧了手中的日轮刀,如此说道。

他,绝对不会让箭头鬼去干涉另一场战斗!

另一边珠世也对旁边的愈史郎道:“愈史郎,我们去帮炭治郎!”

……

“刷——”

被抛过来的木球带着如同炮弹的冲击力,却在被斩开后瞬间冰化落在地上,银芒闪动间,刚刚撞过来的几个球就已经全部被斩开。

不仅如此,林灵趁着这个空挡已经接近了手球鬼。

——流流舞本来就是利用运动战快速接近敌人的招式。

“可恶!”手球鬼面色越发的狰狞,在林灵欺身而近的同时手中再度出现了一木球,就对着林灵的脑袋狠狠的砸去。

“去死——!!!”

这无疑是一个很危险的距离,近到让人很难避开攻击。林灵也没有去避,半透明的冰盾在木球砸过来的瞬间形成,与此同时林灵手中的日轮刀刺了出去。

水之呼吸,染之型【改】,雫波纹突·沉眠!

没有去斩击手球鬼的脖子,因为林灵预判到了手球鬼会采取一些比较极端的手段事实也如此,在林灵日轮刀刺出之前,在用球砸向林林脑袋的同时,手球鬼的另一只手就砸飞了自己的脑袋——以鬼的恢复力而言,只要不是被日轮刀斩下,分头行动就完全不算什么。

然而手球鬼没有想到的是,林灵猜到了她这一步,并且用出了她无法理解的招式。

渗入灵魂的寒意伴随着日轮刀刺入胸膛而席卷全身,明明是已经和身体分开的脑袋,在此刻同样感觉到了那刺骨的寒意。

身体开始冻结,比之前更具破坏力的寒冷在几秒钟之内就杀死了手球鬼全身的细胞,包括脑袋。

沉眠,即永远的沉睡。

如同暴风雪毁掉鬼全身的细胞会令鬼死亡一样,如今加了料的沉眠同样可以做到这一点。

“怎么可能……”

不可置信的声音逸散在风里,林灵看着眼前直接连同灵魂都被冻结的手球鬼,不由皱了皱眉,“浪费了,早知道就应该少加点料的。”

“林灵大人,你是魔鬼吗?”

“不,我是恶魔!”一本正经的开了个玩笑,林灵又看见了另一边的战斗,不由挑了挑眉。

因为另一边的战斗已显然不需要他帮忙了,原本在原著里就被炭治郎一个人收拾掉的箭头鬼在这一次落败的更快,因为他除了要面对炭治郎外,还一个人扛下了祢豆子和愈史郎而来的攻击。

哪怕箭头鬼的血鬼术很诡异,可终究不是什么以防御或者极端攻击性见长的类型,又怎么可能扛得住这么多人呢?

等待了几十秒后,箭头鬼终于被炭治郎斩下了脑袋,后者这一次情况可比原著中好多了,起码还能跳能跑。

“泉,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解决了自己的敌人之后灶门炭治郎小跑到林灵身边,关切的问道。

“安啦,只是这种程度的鬼还不至于让我受伤!”林灵随意的摆了摆手,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珠世和愈史郎,道:“倒是你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是谁吗?你新认识的朋友?还是祢豆子新交的同伴?”

珠世和愈史郎也在这时候走过来,后者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

“炭治郎,我也想知道这位先生是谁,他到底是人类……还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