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皇上手心宠:清冷小皇后 > 第三十六章,幸运

第三十六章,幸运

作品:皇上手心宠:清冷小皇后 作者:袅袅烟云1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715 更新时间:2019-10-09 23:40

  “禀皇上,碧央宫没有! ”

  “禀皇上,凤汐宫没有!”

  “禀皇上,云禧宫没有!”

 “禀皇上,欢宜宫没有!”

注:(碧央宫――雨妃宁贵人)

(凤汐宫――慕宁汐)

  (云禧宫――文妃)

(欢宜宫――欣嫔)

“禀……禀皇上,玉彩宫发现了这个…”一个太监胆怯的双手递上一个木偶,上面赤条条的写着三个大字“杨碧瑶”,几根绣花针分别扎在心脏,眉心,四肢小腹的位置。

杨碧瑶便是碧妃的全名。

“荣贵妃,你解释解释吧!为何你宫里会有这种东西!”慕宁汐历声道。

“皇上…皇上,臣妾冤枉,臣妾冤枉呐!”荣贵妃哭号,突然一顿转身甩了福子一巴掌,“是不是你!是不是!是不是你吃里爬外来陷害本宫。”

福子愣,下一秒便捂脸哭,“奴婢,奴婢没有,没有。”

“你,你可骗不了本宫,一定是你,你上次,上次,对了彩蝶那日,不正是你去找了,慕宁汐吗?一定是你们串通好了来陷害本宫!”容贵妃指着福子慌不择言。

“够了!你自己做的事不认便算了!还污蔑皇后!”秦墨辰一拍桌案,怒斥,“小贺子,容贵妃谋害”污蔑皇后,行厌胜之术,弑去封号,贬为答应,关进冷宫,永生不得出入!”

“不!不!不!皇上您不能这样!皇上!”容贵妃捂脸痛哭,被人拖了下去。

“后宫以容贵妃为诫,若朕再发现,谁人敢再行厌胜之术谁便出了这紫禁城吧!”秦墨辰冷声道。

“那皇上,音贵嫔一事……”慕宁汐故作为难,提出了这个问题。

“查!朕倒要看这音贵嫔到底是真鬼,还是假鬼!”秦墨辰冷笑。

“是。”慕宁汐应下,底下一众人低着头,都看不见各自眼中的心思。

半柱香时辰后,碧妃才醒了,醒后便弦然若泣:“皇上…皇上…孩子,我们的孩子。”

秦墨辰挑眉,谁是我们的孩子!朕头上的帽子绿的发光!一边偷偷瞄了眼面上风轻云淡的慕宁汐道,“孩子以后会有的。”

而后便安慰了一会,众人才散去。

“娘娘。”流艳凑过去,将容贵妃的事告知与她。

“倒是个好孩子,不往本宫怀他一个月。”碧妃苦笑谓叹:“到底不是皇上的种儿,福薄,在这紫禁城活不下去。”

“娘娘!”流艳唤了她,又道,“这倒不是件坏事,你想,孩子总归不像皇上的,长大了,便让人起疑了。”

 “这倒是。”碧妃叹气,“倒是脏了本宫的身体。”

“娘娘,表少爷风流倜傥,城中不知多少女子求之若渴呢,怎会脏了您的身子呢?”流艳忙道。

“可他总归不是皇上。”碧妃扶上自己的小腹,“可本宫好端端的,怎么就梦魇了?”

“怕是宫里头闹鬼闹的惶了人心罢了。”流艳劝道,又 道“要不?奴婢去查查?”

“不了,本宫如今伤了心神,身子倦的很,最近便罢门不见客,你暂且不宜打草惊蛇。”碧妃想了想道,“本宫且睡了,乏的很,你出去吧!”

垂下床幔,碧妃闭上眼睛,眼角的泪流到枕上,无声的哽咽。

因着这件事耽搁了时间,秦墨辰换了朝服后匆匆上朝了去,慕宁汐则褪了衣服睡了回笼觉。

这一觉睡到巳时(9~11点,这里指9点),慕宁汐迷糊中觉得有什么掀了被窝,凉气都蹿了上来,下一秒便被搂到了一个温热的怀里,熟悉的气息涌来,是秦墨辰。

秦墨辰将她搂到怀里,啄了一下她的额头,“睡吧。”

慕宁汐的手搭上他的腰,往他颈间蹭了蹭又睡了。

  她这一蹭倒不要紧,可秦墨辰却受不住了,呼吸的气息幽幽的喷在秦墨辰的颈间,弄得秦墨辰从颈间痒痒的痒到心里,她的长发柔软而顺滑,蹭在她颈间的同时,有一部分拂到他脸上,脖上,弄的也痒痒的。

不管哪里都痒痒的,秦墨辰觉得躁热不断升腾,他很快就硬了,忍不住戳戳慕宁汐。

“干什么?”慕宁汐迷迷糊糊很不耐烦道。

“朕饿了。”秦墨辰刻意压低了嗓音,格外撩人。

“自己传膳,臣妾困了。”慕宁汐半迷糊半撒娇道。

“可……可朕想吃你。”秦墨辰心里全是旖旎的想法,哪里还想传膳?

慕宁汐蓦然清醒过来,使劲一推:“忍着。”却没想到秦墨辰一个不小心便从床上摔了下去。这一摔,倒是将某些无可言说的想法摔没了些,秦墨辰坐在地上,却见床幔里慕宁汐探出个脑袋来:“你这人!怎得白天也想这档子事?”

她眼波流转,似瞋目似嗔,千娇百媚,灵动有神,倒像是九天的仙女下凡仗着自己有法力有恃无恐一样。

想到这,秦墨辰不由得一笑,可不就是吗?仗着他对她的喜欢对她的爱,有恃无恐的使小性子,可他偏偏就爱极了她这副小模样。

门外的娇儿敲了敲门,“皇上,皇后娘娘,午膳备下了,可否用膳?”

 慕宁汐便坐起来,穿上繁琐的宫服道,“传吧。”

娇儿便下去准备了。慕宁汐与秦墨辰穿戴后便移去了前厅用膳的地方。

一顿饭后,慕宁汐坐在床榻上做绣活,秦墨辰坐在红漆梅花木桌上批折子。

当慕宁汐抬眼一看时,便见红线里露出一团白纸来,拿出一看,却是瑞国密报,上面写着:“彩蝶救下便好,慕府一家暂时无忧,速拿到辰国荆云城防布图,传与采买部太监苏二即可!”

“秦墨辰,过来看。”慕宁汐一脸凝重,却见那厮一脸温柔宠溺又无奈地走到她面前,轻声道,“乖,说了多少次了,叫阿辰。”

接着,便朝她伸出右手示意将纸条给他。

午后阳光正好,秦墨辰走来时逆光,身后透过窗子进来的光朦胧了他,仿佛镀上一层金边,看不清他的脸,只可见他嘴角依稀分明的温暖的笑。

他朝她伸手的一霎那,仿若隔世,倒使人想到那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阿辰。”慕宁汐不由的喃喃道,在温柔眷恋的午后阳光里,将纸条递给他。

秦墨辰抬手揉揉她的头发,细细看了眼纸条,“这便简单,回头从那堆伪地图里寻张真真假假的,过些时日给她罢了,你倒是问清为何要这个,什么时候用便成。”

“好。”慕宁汐应下后便着手准备了回信,又道,“如今,瑞国便是惊弓之鸟,如此急促的要那什么捞子地图,只怕是想强攻辰国罢了。”

“这倒无妨,你可知瑞国的国师便是朕的人。”秦墨辰揉揉眉心,“如今五国里各国相互制约相互扶持,才造就了如今的和平,若有一天,瑞国腻了这和平,朕不介意将他们一网打尽!”

“确是。”慕宁汐冷笑,又到:“如今我已嫁来近四个月了,她们便倒也忍不住了。”

“不管了,我本以为用不了两个月便会有动作。”秦墨辰又道:“待日后这宫里平静下来,朕带你回瑞国,救下你的家人。”

慕宁汐朝他浅浅的、甜甜的笑了,道:“好。”

时光那么长,遇见你,是我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