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海贼王)何处不流浪 > 不知道家在哪很难堪

不知道家在哪很难堪

作品:(海贼王)何处不流浪 作者:锌皮娃娃不是兵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002 更新时间:2019-12-03 09:49

宴会开的很晚,他也喝了很多酒,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该不会是答应了那个海贼吧!不然谁能解释一下这个笑嘻嘻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

一觉醒来,发现地方不对,明显这是一个船舱,还不是自己的那艘,重要的是面前的这张脸。

看着眼前这张脸,卡泽斯毫不犹豫的一手拍去,好好当个海贼不行吗,干什么人贩子做的行径!

还有香克斯!别以为他不知道,如果香克斯的默认,那群人会允许自己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被带走?!很好呢,一个两个的。

无视艾斯那疑似卖萌委屈的表情,卡泽斯离开房间朝外走去。

海风呼呼的往他脸上刮,入目望去,是一望无际的海,天气很不错,很适合航行。

去他的航行,甲板上除了另外两个见过面的,其他人,他一个都不认识!他觉得他这么多年的贵族修养全没了。

卡泽斯握紧了刀柄,手指都被气的发白,很好,这群人很好!先斩后奏,好样的!他说昨晚香克斯怎么一个劲的灌自己,亏自己还自作多情的以为太久没见的缘故,就算自己酒量好也拼不过那个酒鬼,一个个的主意打得真好。

拿起鬼刃,没有拔剑连带刀鞘一起砍向后面追上来的艾斯。

边上的人看见卡泽斯出来,本想打声招呼的,但看见对方那生人勿进的表情还是不去触霉头了。后来卡泽斯的气息越来越恐怖,甚至拿刀砍艾斯,本来想阻止的,但又看到人家是拿刀鞘砍人的也就把心放回去了。他们可没见过哪儿个砍人的连刀都不拔。

再说了,把人直接绑上船,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本身就是他们的错,不对,是艾斯一个人的错,他们只是遵从船长命令而已,让人打一顿发泄发泄打一顿也不错。

对了,艾斯还是烧烧果实能力者,死不了。这样一想,都开始放下心来。

卡泽斯是那种砍人不知道拔刀的吗,怎么可能。鬼刃是他从每年进贡的天上金里找出的无上大快刀之一,后来考虑到能力者的缘故,他又让人专门去做了一把含有大量海楼石的刀鞘。

对付这种自然系,直接上海楼石!

卡泽斯将人狠狠抽了一下,然后把刀放在他身上,要不是考虑到附近没有岛屿,船上又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能力者,他想把船砍了的心都有了。

“艾斯。”

“艾斯!”

艾斯此时浑身无力的趴在地上,卡泽斯坐在他身上,为防止他反抗,拿着刀压在他身上。

“我没事,卡泽斯加入我们吧。香克斯说了让我带你一起去找白胡子。”

被打趴在地上还不安分,卡泽斯又狠狠地踢了他一脚,这家伙怎么那么讨人厌。

现在已经走不了,船估计被留在冬岛,他倒是大可以直接找条海王类离开,可是曼雪莉不行。

起身走进船舱,没有理会那群人,他怕他越看越气。

果然带安卡斯奇出门就是个错误。安卡斯奇,你最好现在好好地在白胡子的船上好好呆着,别让我找到那里去,人又不见了。

安卡斯奇能在船上好好待着就不叫安卡斯奇了,自从被安提娜她们带出去执行过任务后,就开始换她缠着她们,能出去玩,这点曲折算什么,不就是被逼着换上她们准备的衣服吗,不就是被她们打扮成各种样子吗。

只要能出去玩,她都能接受。

“温玖姐姐,我们出去执行任务吧,马尔科哥哥那里又有新的任务了。”

温玖很想说不去,安卡斯奇这几天一听到又新任务,就过来缠着她们,这孩子的精力怎么这么好,这一月来,她感觉她已经把这一年的任务都做好了。想拒绝,可是看着安卡斯奇那可怜巴巴的眼生又开不了口。

“小斯奇,老爹说了,这次任务让哈尔塔去,你就乖乖的待在船上。”

看到这个样子的安卡斯奇,马尔科一顿头疼,你对她好吧,她就顺着杆子往上爬;对她凶吧,她就乖乖的听话懂事,乖的让人心疼。

偏偏一船的人就吃这一套。

安卡斯奇嘴巴一瘪,明明很不开心,但还是笑着说:“那温玖姐姐好好休息,我去找别的姐姐玩。”

温玖的心都软了,明明不开心,还要笑,就是为了不让自己难过。

等安卡斯奇走后,温玖转身朝老爹的房里走去,怎么办,还是不想看小斯奇难过,去找老爹说说吧,让她带小斯奇去出任务。

看吧,就说了,这里没有多少人能拒绝这样子的小斯奇。每天管着全船的大小事务,还要管着老爹身体的马尔科只觉得自己的脑壳突突的疼,能来一个人管管她吗。

“老爹,我可以进来吗?”安卡斯奇敲了敲门,她不知道里面是不是只有老爹一个人,她想找老爹说说,每次她不开心,就过来找老爹,可是如果里面有其他人怎么办,所以她还带了一瓶酒来。

哥哥说,如果有事找人就带点对方喜欢的东西去,他每次去香波地群岛玩都带走好多酒,给老爹带酒是没有错的。

“进。”

进门后,四处瞧了瞧,嗯!没有人。

安卡斯奇连忙把酒放在桌上,说真的,这桌子真大,都有她人那么高了。她是不是太矮了,可哥哥说她还在长,总有一天会长得很高的。

思考了一阵子后,安卡斯奇决定放弃了,哥哥说,想太多容易变老。

“小斯奇,是想出任务?”马尔科刚刚反映过,小斯奇最近出去的有些频繁,他一向不管事,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底下的儿子们在做,所以他也不清楚具体情况。但在看到任务名单时,确实被惊了一下这段时间的的任务,这事都被她承包了吧。

安卡斯奇点了点头,过后像是想起什么又摇了摇头。

面对白胡子的疑问,安卡斯奇也没说话,她走到老爹的脚边,没办法她太矮,老爹又太高,然后顺着他的裤脚爬到他的肩膀上,并抱着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

“老爹,我来船上这么久,你们都没问过我我是谁。不怕我是海军吗?”安卡斯奇的嗡嗡地传出来。

白胡子沉默了一会,把安卡斯奇拿来的酒拆开倒在酒杯里,“你是海军吗。”

“当然不是!”安卡斯奇立马反驳。

“那不就行了,你叫我老爹,就是我女儿。”

“可是总觉得不太现实,我听好多人说你是这个世界最强的男人,是这海上的无冕之王,难道不怕是别人派来害你的吗?”

一开始她只当老爹是个海贼团的船长,后来越相处越觉得老爹的强大,像他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居然轻而易举的相信自己。

“库啦啦啦,那你这么久来,害过我吗。”喝了一口酒,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好多,马尔科真是的,把酒都将给萨奇,不让自己碰,还是小斯奇好,知道带酒来看自己。

安卡斯奇歪了歪头,老爹果然书里写的不一样,哥哥的书里海贼都是残暴的、凶狠、很难相信别人,还说让我也别相信海贼,可他自己却和海贼做朋友。她可是“不小心”看见他和他的海贼朋友的书信。哥哥这句话是错,以后不能听了。

“其实,我是离家出走的,爸爸从来都很忙,不管我们,都是哥哥带着我,可是哥哥也喜欢往外跑,常常五六个月不在家,有时还一年多。家里都是我一个人,那些仆人从来不敢和我说话,一看我就跪在地上,我不喜欢他们。我想让哥哥带我一起出去,可是他们总说我还小,不能出门。我就问爸爸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爸爸说我可以的过哥哥后就让哥哥带我出门,可是我一直没打赢过。后来我就偷偷跟在哥哥后面偷跑出来的。”

老爹对她那么好,她不想这样瞒着老爹,这样对老爹不公平。

离家出走,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自己和马尔科当时还猜想过她是不是从世界政府那里逃出来的,不是更好,小孩子还是没有烦恼的好。

这样一想开心了不少的白胡子又灌下了一大口酒。

“你哥哥和你爸爸现在一定很着急,要不要回家看看。”

至于回去后还能不能回来,白胡子先生直接忽略不计,他的女儿当然要在莫比迪克号上。

“我,我不知道我家住哪儿。”声音越来越小,不知道家在哪里真的很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