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影视:我名唤解忧 > 古剑奇谭1

古剑奇谭1

作品:综影视:我名唤解忧 作者:凌云慕 分类:都市言情 字数:2402 更新时间:2019-12-03 09:54

百里屠苏师姐

躺在树上的解忧,微微的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

解忧屠苏,你剑法练完了?

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的性格冷淡,对于解忧的问题,也就微微的应了一声。

解忧起身从树上落下,站在百里屠苏的面前。

现在解忧的身份是紫胤真人唯一的女弟子,百里屠苏和陵越的师姐,天墉城的大师姐。

解忧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仍是一个被遗落在天墉城山脚下一个弃婴,后来被紫胤真人带进天墉城收做弟子。

在天墉城中所有人都勤加修炼提高自己的修为,解忧却和所有人都不一样,她非常喜欢偷懒,不是在树上睡觉,就是在河里摸鱼。

能不修炼就不修炼,使掌门真人头疼不已,再加上紫胤真人又长期不在天墉城内,掌门真人想找紫胤真人说说解忧也没地方说。

后来,紫胤真人又带回来了,一个因身怀焚寂煞气而不可修炼剑诀的百里屠苏。

还因为紫胤真人要镇压住焚寂煞气封印的缘故,每隔三年才能出关一次,使掌门真人憋着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

所以每当掌门真人,逮到解忧的时候,不管她有没有犯了什么错,都会说教一番,最后罚她去藏书阁抄一千遍的道德经。

为此遭受到了解忧十多天以来的眼神鄙视。

解忧屠苏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百里屠苏犹豫了一下,说道。

百里屠苏师姐,今天是招收新弟子入门的日子。

解忧你怎么不早说?

解忧心急如焚的跑向了天墉城报名处,照解忧的想法来说,有热闹何不凑一脚?

再加上今年又是陵端负责招收新弟子,解忧一向看不惯,陵端的所作所为,所以一直都是能给他添堵就给他添堵的做法。

刚到天墉城报名处,解忧就听到陵端的话。

陵端本门新弟子考核当中,从未收过女弟子,这种情况不能说,回去吧。

解忧没收又不代表不能收,是不是二师弟?

解忧的话从陵端的身后传来,吓得他一个哆嗦。

陵端你怎么来了!

陵端此话一出就挨了解忧一掌。

解忧你什么你?叫师姐。

陵端哼了一声,心里呵呵了几声。

我才没有以欺负我为乐的师姐。

解忧还有刚才谁说不能收女弟子的,天墉城并无规定,不招收女弟子。

晴雪是呀,是呀,这位师姐说的没错。

解忧将目光看向了晴雪,也就是她的第一个委托人,她记得风晴雪说过。

她曾经混到天墉城里当了三个月的弟子,最后被她的婆婆发现带了回去,也因此找到了她想要找的韩云溪。

陵端没规定又不代表能收。

解忧那也不代表不能收。

芙蕖发生什么事了?

解忧师妹,你说说天墉城有没有不收女弟子的说法?

芙蕖看了一眼解忧又看了一眼陵端,点点头。

芙蕖天墉城是没有不收女弟子的说法。

解忧听到没有~

陵端气的牙痒痒,可又不能把解忧如何,只能默默地忍受着。

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勾起了一丝笑容。

成功的给陵端添堵之后,解忧一蹦一跳的去找百里屠苏了。

看到远处低头沉思的百里屠苏,解忧大声叫到。

解忧屠苏,屠苏,屠苏~

可百里屠苏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惊动了被喂成了芦花鸡的海东青——阿翔。

于是她干脆上前在他的耳边大喊大叫。

解忧屠苏,屠苏,屠苏……

百里屠苏(被吓了一跳)师姐。

解忧叫你半天都不理我。

解忧是不是在想什么人?在想哪家的姑娘?

在解忧八卦的目光下,百里屠苏的脸开始涨红。

百里屠苏师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在担心,陵端让我监护入门弟子进行斩妖考核,说是掌教真人的意思。

解忧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解忧不以为然的说道,天墉城的考核的‘斩妖’其实不过是些小精灵罢了,主要是考验入门弟子的胆识。

百里屠苏我担心会做不好……

不要看百里屠苏冷冰冰的,其实他的心思还挺细腻的,只是他冷冰冰的第一印象,会让人忽视掉其他的。

解忧你放心好了,不用你做得多好,只要力所能及就行了。

解忧拍了拍百里屠苏的肩膀。

解忧更何况,在天墉城里会发生什么意外?

解忧信誓旦旦的对百里屠苏说道,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百里屠苏受伤的消息。

收到百里屠苏受伤的消息时,解忧正在饭堂里喝着白粥,知道他受伤之后,一口粥直接喷到了给她报信的弟子脸上。

来不及说声抱歉,就火急火燎的跑去找百里屠苏了。

解忧完了,完了,要是给陵越知道的话,非要打死我不可。

解忧还记得当初自己拉着刚刚入门不久的百里屠苏,悄悄溜出天墉城玩儿了一整天。

事后,解忧以百里屠苏想下山为理由,将一切的锅都推给了他。

当时解忧的那一点点的小伎俩,谁都看得出来,但谁也没说。

只有陵越那小子拽着她去藏书阁抄一千遍的道德经。

当她写完道德经后还一本正经的跟她说,不要欺负同门师弟。

放屁!

她欺负陵端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站出来,反而还在一旁舒服的看着,等掌门快来的时候,才出来象征性的说了几句。

陵越对百里屠苏很好,他的好不仅仅出自于师兄对师弟的好,更出自于一个哥哥对弟弟的好。

解忧屠苏,你没事吧?

解忧也不敲门,跟进自己房间似的,一把推开了屠苏的房门,就见屋里两个人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

搞、搞什么?

解忧只见屠苏衣衫半退坐在榻上,露出结实的胳膊和胸肌,一个穿着黄衣服的人,坐在他身边,两只手还贴在他果露的肌肤上。

这画面,太香艳、太刺激了。

解忧哇哦!

解忧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

说完,她转身就走,还体贴地帮他们把房门给带上,留下屋里两人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