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花落倾颜美人傅 > 16新的开始

16新的开始

作品:花落倾颜美人傅 作者:孤独若溪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208 更新时间:2019-12-03 10:00

眼看着气氛有些诡异,张管家皱了皱眉头,不满的看了一眼应水月,这人还真是胸大无脑,若是得罪了杜氏,她们母女俩也别想过上好日子。

准备开口时,应梦君先开口说话。只见她不怒反笑道:“四妹妹还真是会说,我哪有你说的那般美,不过只是平凡而已。”

说完,将遮住在脸上的团扇轻轻移开,露出一张普通不过的容貌。

此时,这里围了不少过路人,在看到这位白衣小姑娘不顾男方在此,轻易露出容貌时。对此,众人表示,这位小姑娘怕是以后嫁不出去了,有谁会愿意娶一个平凡之人做妻子呢?

“哈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美人胚子呢?结果连我身边的婢女都不如。”应水月笑的花枝招展,说出来的话毫不留情。

“好了,夫人在大堂怕是已经等不及了,赶紧让三小姐进去吧。”

张管家不满的瞪了一眼应水月,这人怕是在府里待傻了吧,看来他得有时间跟夫人商量一下,省的以后给应府添麻烦。

眼看着应梦君就要哭了,应佩蓉也出来道:“四妹妹别生气,水月就是这种性格,小家子气一个,我们还是进屋去聊吧,母亲和妹妹们都在大堂等着你呢。”

“对啊,三小姐,我们还是快点进去吧!”一旁的张管家符合道。

应梦君点点头,乖巧的说道:“好的。”

意味深长的看着面前的傲慢之人,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一笔。若无其事的跟着张管家进去了。

站在门口的应水月抬起尖锐的下巴,高傲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应佩蓉,不屑道:“多嘴!”随后转身也进去了。

应佩蓉脸色苍白,冷冷的看着离去的背影,咬着银牙道:“不过就是一个贱婢生的,有什么好猖狂的。”

 “小姐,人多耳杂。”一旁的贴身婢女玉儿俯身在她耳旁轻声道。

“好了,我知道了。”

看了一眼玉儿,也跟着走了进去。

大堂里

一名妇人高高的坐在主位上,有种高高在上的样子。

妇人身穿一件橘红色对领襦裙,头梳牡丹髻,上面佩戴蓝色花型净面。

画着精致的妆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却保养的很好,面容清冷娇艳。

坐在一旁的小女孩笑嘻嘻的抱着妇人的腰撒娇,却是一个难得的小美人。

女孩身穿一袭红色牡丹百花长裙,裙罢下面秀满了牡丹花瓣,身披粉色薄纱披肩,将她那妙曼身材展现出来。

头梳飞仙髻,鬓角插着珠花银色步摇,耳戴珠子垂链环。

一张瓜子脸肤如凝脂,不施粉黛,一对细长的柳叶眉下是一双妩媚的丹凤眼,眉眼中间一颗红痣,高挺的鼻梁,艳丽的朱唇,露出那饱满的额头。

女孩生的极美,如同那艳丽的牡丹,高贵典雅。

 “母亲,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呀,慧儿都有些无聊了。”躺在妇人怀里的小女孩不满的抱住她的双臂撒娇道。

“哼!区区一个乡下野丫头居然让我好等,她的本事可不小啊!”妇人冷笑一声,眼里闪过一丝蔑视。

妇人正是杜瑶之,那名红衣小女孩正是东启国第一美人应敏慧,应府二小姐,从小就喜欢琴棋书画,今年九岁,与应梦君同岁。

应敏慧从杜氏怀里出来,一张艳丽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母亲,那个小贱人会不会长得比我还要好看,毕竟她的母亲可是......”

“慧儿,你放心,那个小贱种就算在漂亮,母亲也会想办法把她变成丑八怪!”

杜氏阴森森的说着,面容渐渐扭曲。当年,自己不就是嫉妒沈玉如那让女人嫉妒的容貌吗?现在,她的女儿回来了,她也会和那勾走自己夫君的狐狸精吗......

“还是母亲对我好,嘻嘻。”应敏慧的凤眸眨了眨,隐去那一丝不快,调皮的朝她吐了吐舌头,并没有发觉此时的杜氏的身体有些僵硬。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堆人,为首的张管家高声道:“四小姐到!”

杜氏和应敏慧好奇的抬头看去,一名身穿素色白裙的小女孩朝屋里走来。每走一步,裙罢飘逸,犹如周身笼罩着一层青烟薄雾,非真非幻,是非尘世,不食人间烟火。

 应敏慧迅速隐去脸上那一丝不快,从座位上起来笑眯眯的看向应梦君道:“三妹妹一路劳顿,可成有那些不适?”

语气温和,气质高雅,如同亲姐姐对待亲妹妹一样。

应梦君微微一愣,没想到眼前的红衣小女孩会如此之美,性格如此好。好一会儿回神道:“想必这位就是二姐姐吧,你好。”

 “三妹妹好,以后就是一家人,也无需多那么多规矩。”

应敏慧拉着她的小手笑着道,眼神偷偷瞄了一眼她的脸蛋,脸上闪过一丝蔑视。对着主位上的貌美妇人道:“那是当家主母,以后也是我们的母亲。”

“是呀,乖孩子,上来让母亲看看。”一旁的杜氏脸上露出慈善的表情,温和的说道。

“是。”应梦君乖巧的应声道,走了上去,任由杜氏打量。

心里却是冷笑连连,好一个会做戏之人,母亲的死定与她有关。

杜氏看着眼前举止不卑不亢,不慌不忙之人,果然与常人不同,就是可惜了这幅容貌,太过普通了。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外的应水月与应佩蓉二人的存在。

“哼!装什么装?不过就是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罢了,还故意对她好,当我不知道你们接她的目的......”

应水月年龄本来就小,性格太过蛮横无理,说出来的话不经过大脑思考,自然没有站在一旁,心思成熟,稳重的应佩蓉聪明,想到什么说什么。

应佩蓉眉头紧锁,低下头去冷冷的看了一眼屋里。

总有一天,我也要戴上金银首饰,座上那嫡女的位置,昂起头让你们看看,我也不是那么没用......

几个小女孩的心里各自有着各自的想法,她们将来长大后的命运会如何?谁也都不知道,自有她们自己知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