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真理之扉 > 查看最新章节

查看最新章节

作品:真理之扉 作者:起司面包圈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4509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2

“阿计,阿计,还没有好吗?”老人在门口整理着风衣,边呼唤着还在房子里整理着行李的孩子。

“等等,爷爷,玩具放不下了,我正在重新码放呢!”

“带一些过去就行了,迟到的话可是非常失礼的事情哦!”

“知道了,爷爷,再等等啦!”

孩子的声音隐隐传来,甚至还能听到碰撞声也变得清晰起来。

老人的嘴角又不自禁的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

“嗨,你好呀,这么久不见,没想到你又回来了。”

老人在间桐府邸的门口,看到开门的人后,难得的露出了意外的脸色。

“是啊,自己的过错最后还是要由自己来承担,逃是逃不掉的。”那个男人如此回应道。

脸上挂着苦涩的笑容,只不过已经坏死的左半边的脸部,却让那个苦笑更带上了几分恐怖的味道。

“你好,我是间桐雁夜,不知道小朋友你怎么称呼?多大了?”

男人弯下腰,和蔼的问安安静静的站在老人身边的小孩儿。

“我叫做玄野计,今年六岁了。”

孩子有礼貌的回应着,仿佛根本就没看到男人那恐怖的脸颊和坏死的左眼一样。

“我可以称你为小计吗?”雁夜询问着孩子的意见。

可能是因为这个孩子那过于成熟稳重的神情,让他不自禁的认真对待吧。

“可以,雁夜叔叔。”孩子依旧礼貌的回应着。

“哦,这么说来小计和小樱一样大呀,希望你能和小樱玩的高兴,可以的话,不要欺负小樱,可以答应叔叔吗?”雁夜笑着道。

“没问题,我会好好对待小樱的,而且我今天来就是为了找间桐家的小孩儿来玩的,不知道除了小樱外还有谁吗?”孩子问道。

“除了名为间桐樱的孩子外,还有一个孩子叫做慎二,但是他现在不在这里。”这时,一个矮小的老人将话接了过去。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秃头和四肢都如木乃伊般的干瘦,而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矍铄的精光。

无论从外貌还是行为上讲都是异于寻常的怪人。

在看到这个矮小老人的一瞬间,那个孩子的目光突然变了。

要说之前那个孩子一直显得就如同潭井水一样的宁静。

那么此刻这个孩子仿佛突然变得如滚水一般,强烈的精神压力弥漫在房间之中,让人甚至有一种这个孩子此刻在发着光的错觉。

“污秽者,死………”就在孩子要抬手的前一刻,老人伸手按在了孩子的脑袋上,制止了自己孙儿的冒失举动。

此刻,矮小的老人那仿佛如同带着面具一样的正常表情不见了,此刻显露出了非人的扭曲,如同地狱深处的恶鬼一样的凶厉。

“抱歉,因为这个孩子似乎像他奶奶家的人更多一些,因此总是显得有些过于敏感。”老人笑着对那个矮小的老人道。

“七夜家的吗……难怪……”矮小的老人这么嘀咕了几句后,便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开了。

而此刻,只是站在脏砚身边的雁夜,已是一身的冷汗。

通过神秘的渠道,仅仅只是传递过来的一小部分间桐脏砚的感受,那种仿佛被天敌盯上的感觉,就已经让雁夜不堪重负了。

可想而知,之前间桐脏砚受到了多么大的压力——而那个压力的来源,仅仅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此时,突然道歉的老人,却吓了雁夜一跳。

“这个孩子天生精神感应力就特别的强大,再加上他继承了奶奶家的一小部分的异能,因此变得更具有攻击性了,希望没有给你们添麻烦。”

老人的话虽然十分的诚恳,但是从他将这个孩子带到间桐家来看,出发点就肯定没有那么的友善。

而且一直以来,玄野家和间桐家也就只是保持着表面的善意而已。

——对此,雁夜并不想多做追究。

“我带你们去见那个孩子吧,她这半年多来一直一个人呆在这里,很是寂寞,看到有人来陪她的话,一定相当的高兴的。”雁夜一边引路,一边注视着男孩儿道。

“您放心好了,雁夜叔叔,我会好好的和她相处的。”孩子天真地回应道。

“这样啊,那么就多劳烦你了,那个孩子十分的可怜,希望你能珍惜她。”雁夜此刻只有做出这样的回应而已。

——因为,他又要去虫库了。

来到宽阔的会客室中,此刻已经有一个女孩子文静的坐在那里的沙发上了。

可能是第一次来到西式的房子之中感到相当的好奇吧,男孩儿一路上就忍不住四处打量。

此刻来到沙发旁后,甚至在和女孩儿打招呼之前,就先按了按沙发来稍稍的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说到底,不论怎样的稳重,他也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而此刻抬头望向已经等在这里的小主人的时候,男孩儿却不禁愣了一下神。

像人偶一样空虚昏暗的目光。

那双眼睛里喜怒哀乐的感情,仿佛全都被一扇门关在了心灵的最深处。

而体现在外面的,只有那让人觉得悲伤的空虚,以及让人感到愤怒的怯懦……

——那是只有经常受到残酷的对待的孩子,才会拥有的放弃一切希望,诅咒自己生人的绝望。

而这,却是男孩儿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情。

因为,即使是在困难的考验,这个孩子都能毫无退缩的去面对;

即使再痛苦的磨炼,也能一点不去抱怨的克服;

甚至对于他人的责骂和侮辱,也可以毫无心理波动的去无视。

——说到底,即使抛开玄野家的男人天生的冷静和自律外,男孩儿和女孩儿也究竟是不同的。

而这个不同,此刻成为了吸引这个男孩儿的致命的诱惑,而这也造成了男孩儿之后一生的波折。

当神灵拥有了欲望后,那么它也就成了凡人。

可能老人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转变的话,也就不会再带着孩子来到这里了吧?

但是这已经成为了事实,因此不容任何人后悔。

“你好,你就是间桐樱吗?”男孩儿如此问道。

率直的双眼直直的如两把利剑刺入了女孩儿的眼中,抵达了女孩儿为自己构筑的坚固的心防。

但是,这种幼稚的心理防御,却对男孩儿那天生的巨大精神力毫无阻拦的作用,直接在她的心湖之中敲出了巨大的浪花。

因为受到了精神冲击,也因为在这半年间受到的不间断的残酷教育。

女孩儿怯懦的团起了身子,抿起了柔软的小嘴,双眼充斥着泪光,一幅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

男孩儿猛地睁开了双眼,剧烈的精神波动瞬间席卷了这座古旧的洋房。

在地下室之中的间桐脏砚和间桐雁夜的身子同时一抖的时刻,而在男孩儿面前的女孩儿却受到了更大的影响。

但因为这股波动丝毫不夹杂着恶意,因此并没有击伤女孩儿本就柔弱的身体和心灵。

起到的作用,仅仅是将女孩儿心中的委屈和多种负面感情同时驱逐出去而已。

而直视着女孩儿的双眼,则仿佛具有无穷深邃的黑洞一般,将女孩儿的所有悲伤都吸取一空,不留分毫。

“现在看起来你能够好好的听我说话了。”

男孩儿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这是身为爷爷的老人都不曾看到过的成熟的微笑。

“你好,我叫玄野计,我可以叫你小樱吗?”

此刻心中充满了平和,委屈和伤感全都不知所踪的女孩儿,感到这半年多来,第一次真正的喜悦之情。

“嗯!你好,小计哥哥。”

女孩儿露出了来到间桐家后最美的微笑。

……………………………………

“我带来了很多的玩具,你看……”

说着男孩儿拿出了一大堆的木刀、木剑、模型枪、小汽车、小飞机等等的玩具。

种类之齐全,数量之巨大,可以看出这个孩子一定在家中备受宠爱,这也是只要是男孩儿就一定会爱不释手的最好的玩具了。

但是,此刻和男孩儿一起玩的却是一个女孩子。

看到新交的小朋友对自己的珍藏兴致不高的样子,男孩儿感到相当的伤脑筋。

因为他也从来没有交过同龄的朋友,因此天真地认为只要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带过来,就一定会大家很高兴得玩在一起。

很明显,这次他失算了。

“小樱,你喜欢什么呢?”男孩儿只有这么问道,经验的极度匮乏,让他根本无法去想象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既然自己无法去想象,那么就让人直接告诉我好了——这就是存在于孩子心中的思考回路。

“我啊,只要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就很高兴了。”女孩儿这么回答道。

究竟要受到多么残酷的对待,才会有这么让人感到心酸的渴望呢——可惜的是,年纪小小的男孩儿,无法体会到女孩儿那酸涩的心情。

“好无趣哦,但是我可以理解啦,有的时候我只是呆呆的坐着,就觉得很满足了。”

——幸好,这个男孩儿也是一个怪人。

“真好呢,小计哥哥。”女孩微微的笑着,几乎让人无法察觉。

“怎么了?”男孩儿懵懂的反问。

“和小计哥哥有着同样的兴趣真好呀。”女孩儿直言不讳。

“是呀,有同样的兴趣实在是太好了!”男孩儿也开心的笑了起来。

其实,对于孩子来说,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就能得到的东西。

…………………………………………

“喂,看我的超音速无敌霹雳冲击波!”男孩儿大吼道,并做出用龟派气功的姿势向前推出的样子。

“啊、啊……反射盾!”女孩儿惊慌的左顾右盼了一下后,小小的回应道,并伸出手在身前画了个圆。

“哇!”男孩儿做出被什么东西打到样子,并真实感极强的向后飞出了一米多倒在了地上,静静地躺了一小会儿,可能是要做出死亡的感觉吧。

然后从地上爬起来便大声叫嚷着:“小樱你好诈呀!竟然用那么犯规的招数!太过分了!”

虽然男孩儿这么指责道,但是,却是一幅玩的很高兴的样子。

“对、对不起……计……”女孩儿低着头,小声的道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孩儿就已经把其他一切的称谓都省去了,而直接以名字来称呼他。

“真是的,那个时候你应该像我一样,用一个名字超~~~~级厉害的必杀技和我对招才是嘛!”男孩儿一幅意犹未尽,毫不过瘾的样子抱怨着。

“但是、但是……那样做的话……好丢脸的样子……”女孩儿偷眼向男孩儿望着,小声地回应着。

“啊!怎么会……你这么说的话,不是就是在说我好像笨蛋一样吗!?”男孩儿不满的插起了腰,之前的沉稳和冷静完全就像是没有存在过一般。

“对、对不起……计……”女孩儿本来抬起的头又低了下去。

“好了好了,没关系的……唉,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但是,我确实觉得没有计你说的那么有意思嘛……”女孩儿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对男孩儿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那好,我们再换一个游戏好了。”

…………………………………………

“这是一个和我在野外郊游的大叔,教给我的有意思的游戏,名字就叫作‘知识竞赛’。”男孩儿得意洋洋的道。

“咦?好像很难的样子……”女孩儿有些害怕的缩了缩头。

“那当然,不难的话玩起来也没意思了。”男孩儿看起来很有自信的样子,高扬起了头。

“听好了,这个游戏还有一个副标题,那就是——异种暗杀术知识大比拼,再告诉你一个事实,这么多年来,我可就从来没有输过呢!”

男孩儿得意洋洋的大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提案有多么的不靠谱。

“咦!!!!!”女孩儿的声音显得前所未有的具有活力。

……而结果,自然是男孩儿大获全胜了。

身为继承有暗杀者世家蔓延近七百年的暗杀知识的传人,可以说,光以数量来说,这个世界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他相比。

而作为知识储存媒介的身体,也因为这些知识的存在,而无时无刻不被其中所蕴含的神秘影响,因此能异常轻松和自然的将那些招数展现出来。

所以,可以说在这一刻,女孩儿完全被男孩儿暗杀术中华丽技巧的魅力给深深的迷住了。

(画外音:樱手中的名为《暗杀图鉴》的笔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