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咸鱼翻身记 > 第一百一十三章【大结局】

第一百一十三章【大结局】

作品:咸鱼翻身记 作者:楚图南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4580 更新时间:2019-06-12 20:05

全文字无广告

第一百一十三章

开门一看,来人竟然是赵庙。

金杨雀跃的脸色一怔,转而笑道:“庙哥!欢迎欢迎!”

赵庙泰然跃步而入,难得和他开个玩笑,“没有打扰你们吧。”

金杨苦笑:“没有,豆豆都不在家。”

“哦……”赵庙笑笑,看了看客厅四周,径直来到沙发前坐下,抬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一起坐坐。我们聊会。”

金杨哦了一声,象征性地犹豫了一下,才郑重落座。其实他心里很平静,赵庙现在来找他,只会是好事而不是坏事。他一副很郑重的样子完全是为了告诉赵庙:我们现在既是亲戚又是一条战线上的人,而且我很尊重你。

赵庙微微一笑,“我们之间不需要如此。”

金杨回以笑容,尝试着问道:“庙哥这么晚过来……”

赵庙若有所指道:“华夏一向有个‘能上不能下’的传统,某人好不容易爬到了一定的位置,有一天情况不妙,感觉权利有削弱和失去的可能,心理平衡便被打破。他便很有可能铤而走险,贻害四方。”

金杨忽然间明白了赵庙的来意,他没有立刻回答,沉默了一会儿,像是自言自语道:“难道就这么放过他?”

“不是放过,惩罚要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内。”赵庙不可置否道:“汪家在华夏经营了三代,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按法律,汪小山罪该一死,但他在一号充当先锋多年,了解太多的事情。加上汪家愿意放弃某个筹码,准确说,和我有关。他们承诺在下届人大投我一票,而以前,他们属意的是另一对象。”

金杨心里顿时明白了,一定是一号俱乐部以及汪家和赵庙达成了某种协议。他貌似轻松的问:“我想知道对他的惩罚结果。”

“汪小山出国。永远不再回国。”

出国?这是个很空泛的结果。比如汪小山是在什么情况下出国,带走他的所有财富或者净身走人,这完全是两个概念。然而未等他细想,手机响了,金杨对赵庙做了个手势,拿起一看,是西海省商务厅厅长刘上戡打来的。

金杨接通问道:“刘哥晚上好!”

刘上戡语气有些吞吞吐吐道:“这么晚希望没打扰你。”

金杨看了赵庙一眼,晒然道:“没有。老大哥的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免疫。”

“谢谢兄弟!其实这事我很难开口,但有个老领导找到我,想通过我让你见个人。”

“谁?”

“汪小山……”刘上戡顿了顿,“我代话是还老领导人情,话带到是我的承诺,至于结果,我不关注。所以,还是你自己拿主意。”

金杨再次看了看赵庙,说他心里没想法也不对。当初他在电话里听到汪小山以调戏和嚣张的语气要苏娟陪他一个月时,他当时心里就竖立了一个宏愿,便是要将这个汪大少踩倒在地。

他可以也必须要维护赵庙的利益,但他必须要表达出自己的态度。用金半山老爷子的话说:成功与否有时不重要,很多事情都是一个态度问题,一个人如果连目标和自己的态度都没有,那绝不会在工作上有啥建树。

“抱歉!刘哥,我不会见他。”

“明白!我这就去回话。全文字无广告”刘上戡似乎也松了口气,“你什么时间回来,老姚要来武江请客。”

“来武江请客?“金杨心中一动:“啥喜事?”

“我也是一小时前得到的消息,姚希文即将调任省委,接替姚一民担任秘书长一职。”

金杨惊讶地“咦”了一声,连声道:“值得恭喜。老姚这次是大翻身了。”

实际上,姚希文的跳跃,完全得益于金杨的助力。如果没有他,姚希文现在依然在顺山被市长压制,在省里三架马车的漩涡中盘旋。他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知道中央下决心对省级班子减负,原来的几名副书记将精减到两名,副秘书长亦只留一人,姚希文能在这样的大幅调整中跃入省委大员之列,完全是运气和彭放的态度。

由于赵庙在侧,金杨没和刘上戡多聊,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赵庙似乎很清楚西海官场的事情,他问道:“是不是省委秘书长换了人?”

金杨点头。

“彭放一直不满意现在的秘书长,也难怪。一个省委秘书长竟然摇摆在书记和省长之间,不站队,结果只有下课。”彭放说着换了话题,“汪小山的事情,我欠你一个人情。”

金杨默然,半晌后抬头直视赵庙,“我想知道,他是以什么一种方式离开。我的态度是,反对他带着带着充斥着血腥味的财富出国享受。”

赵庙毫不回避金杨的目光,“有些东西你想错了。虽然特权这个东西今后依然会以各种形式在华夏成在,但是制约肯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严。比如汪小山,他在国内哪怕有亿万财产,银行系统会有监控,他能带出去的很有限,绝对不足以让他在外国过奢侈的生活,糊口肯定不成问题。因为涉及到他的身份和家族,太落魄了,国家也不希望看到他在国外做出有损国格的事情。”

金杨很认真的道:“如此,我没有意见。”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答应与否,都改变不了结果。

同样,赵庙来征求他的意见,也只是一个态度的问题:我尊重你的意见。

双方的态度都表达出来,不留盲区,对于将来的合作,大有裨益。

赵庙笑笑缓缓起身,“谢了。”

走到大门前,赵庙忽然转身道:“白山开发区你再盯半年,发改委会加大支持力度,争取在你离开白山前,在华夏竖立一块标杆。”

金杨知道这份礼有多大,如果白山开发区达到国家开发区坐标似的高度,那么他可以靠这个政绩吃一辈子。

“谢了!”他同样说道。

赵庙出门而去。

金杨回到房中,忍了半晌,拨打赵豆豆的电话。

电话两分钟后才接通,赵豆豆很简单亦平静地告诉他:“我已经快到家门口了。”

金杨屁颠屁颠向大门跑去,“我下去接你!”

来到楼下,赵豆豆的脚刚踏上台阶。金杨快步上前,笑道:“辛苦你了。”

赵豆豆瞥了他一眼,轻声一嗯笑纳。

她的步履比普通男人都快,金杨跟上,并排道:“呃……冷月潭那边……”

赵豆豆驻足,笑吟吟道:“你想知道什么?”金杨跟着停下脚步,神情尴尬地看着她道:“你知道我想了解什么。”

“有好有坏,你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坏的。”金杨咬牙道。

“她很生气,打算出家。”

“啊……”金杨脸色一凝,紧张地抓起赵豆豆的手,“这……怎么会,不行,一定要拦着她……”

赵豆豆娇嗔地瞪了他一眼,缓缓道:“好消息是,她后来打消了出家的念头。”

金杨长松了口气,感激地捏了捏她的手,“谢谢!谢谢你打消了她冲动的念头。”

赵豆豆身体忽然靠近他,轻声道:“你将来要谢我的地方多着呢!”

金杨一怔,“什么意思?”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赵豆豆买了个关子,迈着大长腿,施施然走进电梯。

“等等我……”金杨跟上,嬉皮笑脸地牵起她的手,“你们谈什么了?”

“保密!”赵豆豆丝毫不吃他这套。

金杨打量着电梯门,心想她只有在外人面前才脸生,现在要是电梯外突然进来一群人该多好……

正在这时,电梯上的数字一变,蓦然停顿,电梯门徐徐开启,从外走进一对小情侣,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看气质和穿戴,标准的富二代。勾肩搭背着走进来,两人旁若无人地抱着就是一通乱啃。

看得赵豆豆脸上火热。

金杨轻轻松一扯,赵豆豆精良的平衡力竟然一溃千里,倒向他怀中之后,挣扎着向后退了几步,脸上一副“你敢过来,我踢你。”的样子。

金杨展露他最灿烂的笑,“豆豆,嗯……你看他们,咱们都是成龄人,是不是太浪费光阴了?

“所以?”赵豆豆挑挑眉,站在电梯角落里,无路可退。

“今天的气氛真好……”金杨凑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我想吻你!”

赵豆豆还没来得及变脸,下一秒,金杨温热的唇已覆住了她……

…………

…………

电视里正播放着央视面对面栏目里的人物专访。

“请问金杨先生,您作为华夏政府的商务部部长,在短短的几年中取得成功,有什么秘诀吗?”

镜头前的男人气质优雅,穿着做工精良的黑色西装,轻松地平视主持人,语气平缓但有力量的道:“我没有秘诀。如果必须要讲出秘诀,我只能说是态度和目标,当你做事情有一个认真负责的态度以及明确的目标,事情即便不会大好,但肯定不会坏,至少比以前要有进步,在前进……”

“请问部长先生,很多人都说,您之所以能成为华夏历史上最年轻的商务部部长,得益于您在十年前创建的白山矿山经济开发区。您同意这个观点吗?另外,国家一直反对政绩工程,白山作为中西部地区最大的经济开发区,它算不算您的一大政绩工程。”

“事实上政绩是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履行职责所取得的工作实绩。政绩的实质是执政为民的成效。“政绩工程”四个字是美好甚至神圣的,不可以随便乱叫,它至少要符合以下四个条件:一是有利于国计民生;二是主事者出以公心,不谋求个人私利;三是经得起时间和实用的考验;四是主事者不自我表功。但是因为“政绩工程”有如此的美名盛誉,于是成为贪官们觊觎的目标。所以我很荣幸地承认,白山是我的政绩,是“义务”,但不是工程。”

“人们一直有把“形象工程”与“政绩工程”混为一谈的倾向。实际上“形象工程”与“政绩工程”不是一回事。事实上,人们在说“形象工程”的时候,标准是混乱的、不清晰的。我们看到、听到的“形象工程”往往多在贫困或者不富裕的地方出现,好象富裕地区没有“形象工程”问题。但“形象工程”到底是指超出财力的建设,还是指超出必要的建设?如果所有超出财力的建设就算是“形象工程”,那么贫困地区为了解决发展必需而“集中精力办大事”又该如何理解?富裕地区超出必要的建设也不少,而且往往成了引人赞叹的成就标志。这又使人觉得一种建设算不算“形象工程”,重点不在于建设是否超出必要,而取决于财力是否足够。白山开发区之所以成为标杆,那是因为它这十年来一直稳步成长,它经受住了时间和人民的考验……”

电视上金杨侃侃而谈,一个七岁左右的漂亮小女孩蜷缩在沙发里,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上的男人,忽然忍不住大喊,“妈妈!快出来看爸爸!”

一个身段性感绝伦的年轻少妇从浴室走出来,手上拿着毛巾,半湿的一头秀发凌乱地搭在额头上,她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

“金灵,什么看爸爸?”年轻少妇一边用毛巾擦拭头发,一边转头看向电视。

“爸爸的专访啊。”小女孩兴致雀跃道。

少妇笑了笑,“你爸爸的真人你还没看够啊?”

小女孩笑嘻嘻道:“爸平时没电视里好看……回来就知道在书房工作啊,会见客人啊,抽烟喝酒哪有电视里好看……”

“是啊。要是你爸的那些崇拜者看见他平时的邋遢样,一定美梦破碎。”年轻少妇仰头戳着头发,坐上沙发。

“豆豆……嘘——听爸爸说话!”小女孩大声抗议。

赵豆豆抬手轻敲小孩的头,嗔声道:“没大没小,不许叫豆豆,喊妈妈!”

“嘻嘻!我跟爸爸喊,他喊什么我喊什么……”小女孩灵活地跳到另一个沙发上,乐滋滋地盯着电视。

电视里的专访还在继续。

“金部长,很多人都关心您的家庭生活,但大众从未见您的夫人公开露面,您平时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多吗?”

金杨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神也变得温柔,“我很抱歉,给家人的时间非常少。而且我的工作之所以取得了点成绩,我的夫人应该占百分之七十的功劳。我感激她……感激一直默默在我身边的人……她们是我的成功源泉!”

赵豆豆狠狠瞪了一眼电视里的金杨,小声咕隆道:“电视里都不忘她们……哼哼!”

正在这时,茶几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小女孩迅速爬过去,抓起话筒,“喂!是苏苏啊!你什么时间再过来陪我玩儿啊!我爸爸他好喜欢你哦,老提你,对了,白晶晶前天和她妈妈来我家住了几天,我爸爸带我们去爬了长城……哦!你也在看电视,看我爸?苏娟阿姨也在看……”

(全书完)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