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生活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两百三十四章,国运之争?

第两百三十四章,国运之争?

作品:天下第一道长 作者:诸羊黄昏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3352 更新时间:2019-07-21 07:25

“秘宝?”李果眉头一挑道:“你是说,秘宝一出,一身修为向东流的秘宝?”

“嗯,这个形容词倒是有些贴切。”

柳珩笑了笑后,说道。

“古往今来,多少英雄风流人物,仙人鬼怪,神魔天擎,因一时疏忽,败亡于秘宝手中,如今这天下有名有姓的秘宝便已有不少掌握在大国小国中,打两个比方吧。”

“英吉利有一秘宝,曰石鬼面,传闻戴上此石鬼面者能将人变化成只嗜血肉的人形魔怪,虽从此惧怕太阳紫外线,却力大无穷,能力堪比寻常力量型异能者,还有强悍的自我再生能力和防御能力。”

“意大利有一秘宝,曰黄金箭,此箭若刺入人体内,有可能将人变化为觉醒者,可若变化失败的话,这人便会当场死亡,死亡率高达九成。”

“当然,这两件秘宝,无论是对于华夏还是美利坚,甚至日国印度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玩意罢了。”

李果摇摇头,的确,这两个所谓秘宝对于传承悠久,实力雄厚的大国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宝贝。

美利坚有先进科学,甚至能依靠药物来激发异能,日国印度华夏有传承武学,不比异能者差,还比这黄金箭要安全的多,就是这人形魔怪倒是像传说中的‘吸血鬼’,处理起来颇为麻烦。

不过惧怕紫外线这一点,如今科技发达,制造紫外光易如反掌,即使人形魔怪也不必太过于警惕。

柳珩又接着说道。

“而这一次出现的秘宝...叫和氏璧,又叫做真皇印,比之这两件秘宝强到不知何处。”

“和氏璧?”

关于和氏璧的典故李果当然是如雷贯耳,传为雕玉能手卞和于荆山发现,雕琢成器,献于文王,又由秦始皇制成传国玉玺。

于唐后不知所踪。

“和氏璧本乃普通玉器,承始皇天子龙气,又承六国一统之力,化传国玉玺,承真龙之力,朝代更迭,聚集下来的龙脉之力不知凡几。”柳珩一脸向往的说道:“传说,若有和氏璧镇国,则国运亨通,风调雨顺,人才兴旺。”

李果恍然,难怪各国争锋这和氏璧。

虽然国家发展这种事情事在人为,可国运亨通,风调雨顺同样重要,不然时不时给你来一个天灾人祸的谁受得了啊。

“美利坚这种极端唯物的国家也信国运这种事情?”叶天凌饶有兴趣道。

“这个你就别问老头子我了,得去问美利坚人。”柳珩笑呵呵的说道:“总之如今,世界上有些门面的国家都来争这和氏璧,希望带回自己国家镇国以求风调雨顺,国运亨通。”

“若这和氏璧真有此等成效的话,那天下英雄齐聚于此也是有道理了。”

柳城空一脸若有所思道:“现在又绕回原位了,那位凶手杀伤三人就为引我等入局,难道是想让这原本就很浑的浑水变得更乱?”

“也许那凶手是想激你们去寻和氏璧呢?”

柳珩端详着茶杯,淡淡道:“若是我们华夏获得和氏璧的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华夏获国运强横,你们也有回报,不是吗?”

“哼,若国家真想要这和氏璧的话,为何不直接禁止外国人入境,直接让自己人寻不就得了,让这些人进来大费周章的进来。”白无忌不屑道。

柳珩看了一眼白无忌,有些无奈的失笑道。

“小兄弟,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并非绝对的朋友,也不是绝对的敌人,有对抗争斗,也有合作共赢,利益交换,为国争取利益的最大化才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主旋律啊。”

面对柳珩这长辈的话,白无忌只是淡淡的看着手中的青锋长剑。

“敌便是敌,友便是友,剑便是剑,酒便是酒,对敌用剑,对友赠酒,哪来那么多弯弯道道。”

看着白无忌宛如愣头青一般的发言,一旁的叶天凌没有嘲笑,只是嘀咕道。

“若是这个世界像老白那样纯粹的人多一些该多好...”

...

在莲香楼询问完后,李果等人便行离去。

离开之时,一旁的柳城空思索道:“你们说,会不会是美利坚在从中作梗呢?将这水搅浑,然后再趁机火中取栗。”

“虽然他们作为专业的搅屎棍,很有可能做这种事情,动机也有,实力也有。”叶天凌思索片刻后说道。

白无忌皱眉道。

“他们队伍也死人了。”

“死了一个非裔的黑人。”叶天凌耸了耸肩,想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正当两人讨论的时候,眼前却突然出现一人。

一身着日国武士道服的俊美剑客,胯间佩一太刀,此时此刻正目光灼灼的在莲香楼外盯着李果一行人。

俊美剑客的脸色非常苍白,看起来有些病怏怏的样子。

可无论是李果还是白无忌都知道。

眼前的是一个高手。

真正的高手。

白无忌面露战意,意欲拔剑,但最终剑还是没拔出来,有些颓废道:“我不敌他。”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该承认不如人时就会承认。

顶尖的剑客,在观对方的出剑姿势时,便已然知道比斗的结局。

叶天凌就直接多了,打开手机拍了剑客的照片,就上百度来了个人脸搜索,片刻后便得到答案,说道。

“国际第二梯队排行第17名,叫佐佐木武藏,是日国出名的道场高手,修的武道唤作‘燕子归’,修为已入化境...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功破先天,败于他刀下的人甚至不会看清他是如何出刀的...啧,老白你的判断没错哦,你的确打不过人家。”

日国的先天武者,第二梯队的人。

此时,这位英俊的佐佐木武藏一脸微笑的看着李果,左手已然扶在刀上,仿佛随时都能做出拔刀的动作。

不言而喻。

他想要试剑,英雄齐聚,不就为了争锋高下么。

属于功破先天者的气势绽放开来,周围竟形成了一道真空地带。

大街上,周遭的人群已经散开,纷纷化为吃瓜群众,欲观两名武者比斗。

而李果也是,点头道。

“也好...”

流光剑出,火炎缠绕,宛如天威聚集其中。

飞燕对朱雀之火。

“燕子归,取自飞燕归来,乃吾之刀剑,吾之武道。”

佐佐木武藏微笑的用日语介绍着自己的剑道。

此时,佐佐木本人宛如绝巅之上的燕子巢,而手中之刀则如欲归巢燕,归心似箭,剑心如归。

这人行道上的气机都与佐佐木融为一体,不分彼此,成为‘燕’‘巢’的一部分。

而李果拥有千言通,听得懂佐佐木武藏的日语,却还是用中文淡淡道。

“贫道之剑,取自笼中雀鸟,蓄势不发,只待机会,一举破开,离开那天地樊笼,得真正自由。”

此时,手中的流光微微共鸣,和李果接下来要发的剑招交相辉映。

一剑藏空,朱雀破笼,相得益彰,互相加持。

两方的气势逐渐攀升,精气神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境地,就连周围的吃瓜群众都忍耐不住,纷纷进入楼道之中。

“高手...”佐佐木武藏面露一种发自内心的笑:“比起和觉醒者交手,吾更喜欢和汝等武道高手交手。”

“贫道亦是如此。”

李果微微一笑,同样如此。

只是气势交锋,还未交手,便有了惺惺相惜之意。

一剑藏空和燕子归同样属于‘快剑’,两者算是棋逢对手,李果还有佐佐木武藏都将自己的精气神提到了巅峰,要以最完美的姿态使出这一击。

“请。”

“请。”

佐佐木的身体如同木雕一样在原地,右手握着刀炳。

他看起来没有动。

可他的刀已然挥出,宛如燕子一般的刀痕,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轨迹。

李果也挥舞出剑。

一剑藏空。

融合了朱雀流火真意的一剑藏空少了一丝原本带的阴柔,多了一些火辣和威严,有一种突破樊笼的决然。

燕子与朱雀。

太刀与长剑。

安安静静,针落可闻。

无论是暗中窥视的武者们,还是寻常民众,都被两人对弈的这一剑折服,不敢大口呼吸。

咔嚓。

路边街摊的广告牌,碎了一地,切口或如风割,或如火烧。

“厉害。”佐佐木武藏将握着刀的手放开,只见他手上有一道细碎的血痕。

“不差。”

李果微微笑道,同样将流光收回了掌心之中,手背上也有一道白色的印子。

两人的剑,都击中了对方。

只不过李果因为肉体强悍,没有挂彩罢了。

“高手。”

“强者。”

就在李果和佐佐木武藏惺惺相惜,欲开始商业互吹的时候,一旁却是有人出来。

“暂停一吓,暂停一吓。”

是一名穿着制服的中年街道管理员,看起来约莫45岁上下,过来后,先是对李果还是佐佐木武藏拱了拱手:“两位高手,我系佩服佩服,决斗真系精彩...”

李果这才恍然,自己这在街道兴致来了直接出手比斗也不是很好,正想道歉来着,这街道管理员先行说出口了。

“但你们砍坏的招牌要赔啊,总共需要支付人民币7231人民币...”管理员直接指着路边被砍坏的广告牌。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