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七眸 > 第二十二章把酒话桑麻

第二十二章把酒话桑麻

作品:七眸 作者:弈恒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2732 更新时间:2019-06-09 10:50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十三剑离开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东仙镇码头依然热闹,不曾有人发出鬼哭狼嚎惊讶,不曾有人因为小船如此飘逸的出现在码头而前去围观,看看仙师长什么模样。

外来的游人,望着天空,看着东仙镇的居民,都暗自羡慕,东仙镇果然是近仙之地,镇上的居民对此场面竟然见惯不惯了。

因为没有带头人,那些外来的游人也只能压制内心的躁动,扯着脖子,支起耳朵,犹如被拉长脖子的湖西鸭一般,朝着码头上的三人凑去。

看到游人这般模样,东仙镇的居民露出了笑容,那是骄傲的笑容。

码头不远处,一排归来的花灯游船,游客逗留在船头,一脸认真的望着码头处,宛如私塾里面求学若渴的年轻书生一般。有船家走过来,拍了拍游客说道:“客官,想知道更多关于仙师的事情吗?到船里来,外面要下雨了,老汉可以跟你讲讲。”

“让船家见笑了,那有劳船家了。”

“……”

这样的事情在东仙镇是习以为常的,码头各处都在发生。

不多时,天空果然落下雨点,稀稀疏疏的,不过个头还算讲究。

大师兄抬头望了望天,又看了看大湖,最后看向了苏白,准备开口询问,又尴尬的酝酿该如何开口。

顷刻,大师兄还是觉得需要主动些,因为在他的认知中,此时此刻此地本没有雨会落下的。

大师兄知道,今天很多事情的轨迹已经发生了变化,可是真的改变了吗?

或者说,真的能够改变吗?

大师兄看着一脸贼笑的苏云,上下打量着他,仿佛进入风月场所的纨绔子弟,在物色花楼上下的姑娘一般。

想到此节,大师兄觉得五味杂陈,这真是他师祖吗?他师父虽然也荒唐,但还不至于此。

“师…,师兄,天空落下雨点,还没有落到我们身上,是去是留?”大师兄准备称呼苏云为师祖的,但是想到掌门的吩咐,以及天玄十三剑的所作所为,他立刻改口称苏云为师兄。

当大师兄喊出师兄的时候,他竟有一种感觉,面前的此人冥冥中就是的他的师兄。

于是大师兄更加恭敬的对着苏云说道:“师兄,这雨需要遮挡吗?”

苏云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对着大师兄看了又看,没有理会大师兄的话。他也抬头看了看天,明月还在,多了一些残落的星星,无风,码头的热闹始终没有停下,反而因为这几点雨变得更加欢腾。

苏云这时才对着大师兄说道:“你知道怎么做的?”

大师兄看着苏云,又看了看叶依痕,回答道:“是的,师兄。”

当苏云出现在大师兄身边,像老汉盯着黄花大闺女一样打量大师兄,以及大师兄喊苏云为师兄的时候,叶依痕一脸愤愤然,指着苏云的大声说道:“哪来的野小子,竟敢对我大师兄如此无礼。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天玄宗大师兄!”

“你这野小子,敢占我们天玄宗大师兄的便宜,不要命了?!”叶依痕对着苏云不依不饶的训斥道。

大师兄在一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了看苏云。

从苏云降落在码头,看到叶依痕的那一刻,苏云脸上出现一闪而逝的黯然,那黯然的情绪出现之后,苏云用左手摸了摸右手中指上的乳白石戒,一道微弱的光芒缠绕着石戒,片刻后没入其中。

然后他的目光就从叶依痕身上离开,直到此时,他也没有用正眼再看过叶依痕。

“你教她怎么做?这黄毛小丫头片子,不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伟大的师兄。”

“小师妹,不得无礼,要称呼师兄为师兄。”大师兄说道。

“师兄?凭什么?”叶依痕一脸不爽的看着苏云。

“因为他就是师兄啊。”大师兄一脸平静的说道。

“啊?什么?”

稍稍停顿后,叶依痕虽然明白了大师兄的话,但是还是十万个不情愿叫那个小白脸为师兄,这时才没有再看苏云,而是转了转眼珠子,恶趣味的对大师兄说道:“你叫他师兄,那么他是几师兄?”

“额,这个…”大师兄,难得为难。

“哈哈哈,大师兄也有不会的时候。”叶依痕满脸欢欣,像是看到了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

“既然大师兄不知道你是几师兄,那么,毛头小子,你说你是几师兄,你能说出来我就叫你师兄,哼哼哼。”叶依痕用大拇指蹭了蹭鼻子,抬起下巴对着苏云说道。

苏云的看着叶依痕,但是他的目光却是看着叶依痕身后社林边的茅店,他悠悠的开口道:“大师兄,你来处理,我去找那老汉聊聊人生。”

“……”大师兄一脸茫然。

“……”叶依痕一脸鄙视。

苏云像是没看到他们表情似的,自顾自的走向那个茅店,对着一个从他出现目光就没离开过他的老汉说道:“我观察你很久了,老家伙,看上我的帅气了,一直盯着我不放?”

“……”大师兄一脸无奈。

“……”叶依痕一脸嫌弃。

“……”那老汉则是一脸激动:“师傅,你终于回来了啊,我是杨穷啊。”

“哦,难怪呢。你就是那个穷光蛋啊,怎么还没死呢?”苏云坏坏的笑道,他当然知道对面的老汉就是他很多年前收下的徒弟。

大师兄听到杨穷称苏云为师傅,一阵心动。

但是接下来那两人的对话,将他那颗还没来得及激动的心就抚平了。

“怎么样?当年我教你的方法,种出来的黄粱是不是特别饱满,能养活你一家人吧。不然你这个穷光蛋怎么到现在还没死?还有,我教你的烤乳猪的方法后来学会了没有,如果学会了,现在给为师烤一头打打牙祭。”苏云大大咧咧的坐在店中,对着杨穷说道。

杨穷身边另一个老头此时却对杨穷挤眉弄眼的说道:“快问问你师傅,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天玄大师兄道无为。”

杨穷确认面前的苏云真是他八十年前那个不靠谱的师傅之后,哪管身边老友的挤眉弄眼,激动的不能言语。

他知道师傅不是凡人,自己都老的快走不动了,头发也快落完了,师傅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神如玉,倜傥不羁,让他不禁感叹岁月催人老啊。

杨穷身边的老头这时忍不住了,直接对苏云说:“杨老头他师傅,刚那位女仙师说她身边的仙师是天玄宗大师兄,这是真的吗?”

这老头和杨穷在一起一辈子了,经常听杨穷提起他那个不着边的师傅,知道他那个师傅也是随性的厉害,即便知道杨穷的师傅是位仙师,却对他提不起半点敬意,就直接对着苏云嚷嚷道:“到底是不是,你倒是给句话啊?”

在他心里,天玄宗大师兄这个消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都要有趣的多。

“是啊,要不,你们来个把酒话桑麻?看你这老不死的也是半身埋入黄土的人了,还这么激动。”苏云没声好气的说道,觉得自己被抢了风头,顿时不高兴了。

“真的?真的可以跟天玄大师兄把酒话桑麻?”这老头也是不要脸不要皮的人,顺着苏云的话说道。

“额,那个,叫什么来着?”苏云指着大师兄问杨穷说道。

“师傅,那是天玄宗大师兄,道无为,天玄甚至是整个中土大陆年轻人中窥探天机最准确的人,没有之一。”杨穷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苏云,希望苏云刚才那句话会靠谱,虽然他知道自己那师傅从来就没有靠谱过。

“那么,无为,你愿意吗?”苏云对着大师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