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七眸 > 第九十五章同进演武台

第九十五章同进演武台

作品:七眸 作者:弈恒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166 更新时间:2019-06-09 10:50

大湖之上,五个外形巨大,黝黑而冰冷的演武台飘悬在空中,围绕着中间那个充满神秘气息泛着滚滚仙气的仙武台上下浮动,每个演武台都有一道绚丽的神虹射向仙武台,在那个让人神往的“仙”字上方汇聚,犹如五道通往仙境的登天神梯,连接仙凡两界。

而演武台的外端,巨大灵气墙流淌着万千色彩,将演武台挡在其后,就是一道让人无法看透的光幕,将里外两个世界隔开,只有修者退的足够远之后,才能从远处看到演武台里面的情况,所谓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便是如此相近。

逸恒剑上叶依痕身后的苏云看了看前方隔绝一方天空的光幕,嘴角露出一些微微笑容,然后轻声对着周围天玄宗的弟子说道:“待会进入演武台,都不要惊慌,也不要轻举妄动,聚在一起,一切听师兄我的安排就好。”

众人听他这么说,才对他有的那么一点好感,又随风飘走了,荡然无存。

叶依痕没有回头,讪笑道:“那个,小子,不要以为你刚才提到揍了二师兄,还说了一些运气不错刚好碰准的话,就把自己当成一根蒜了,你根本就是一棵葱,知道吗,这里有李一昂、竹劲等师兄在,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哼哼。”

“我说小姑娘,你见过葱,还有蒜吗?”苏云在她身后向前伸了伸脑袋,嬉皮笑脸地调侃着叶依痕。

“我见过的东西可多了,不是你这只会耍帅装酷的毛头小子能知道的。”叶依痕瞟了苏云一眼,不屑一顾地说道。

“师妹…你又忘了大师兄的话啦,要对师兄尊敬些。”一旁李一昂语重心长地说道。

“是啊,师妹,大师兄不会错的,那么我们就要好好对待师兄,知道吗,不能再任性,再对师兄无礼啦。”竹劲也在一旁和言细语地劝着叶依痕。

“无妨,两位师弟,这小丫头片子总有一天会心悦诚服地叫我师兄的,哈哈。”苏云大方地摆了摆手,然后又将双手背在身后,摆出一种高人沉思的姿势来,然后说道:“你们都将自身周天的灵气与逸恒剑相接,然后一道进入演武台。”

“啊?这样可以么?”一名天玄弟子听到苏云的话,疑惑地问着李一昂。

“为什么啊?”又有弟子不解地询问。

其他弟子也是满是狐疑地看着李一昂与竹劲两位核心弟子,因为其他核心弟子早已闯入演武台了,其他与他们相差不多的人大部分都失败了正准备离开此地的。

“师兄说什么就是什么,照做就好。”竹劲也是十分不解,但依然给其他弟子做了一个表率,将自身周天灵气释放,化作一根光带,搭在逸恒剑上。

李一昂思索片刻,脑中灵光一现,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毫不犹豫的自身周天的灵气与逸恒剑相接,然后对着苏云说:“师兄,逸恒剑能带多少人进去?”

“很多人,你确定要再带人进去吗?进去是福是祸,先知如师兄我也不能保证的。”苏云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一昂,明白他的意思。

“那就算了吧,只是看到那些失望而归的同门,现在有大好机会,总得为他们争取一下。”李一昂带着一些失望,满是遗憾地说道。

“算了,看你这么诚恳地叫我师兄的份上,允许你再加十个人,不能再多了,不然仙武台上的那些老货发现了,我可保不住你们,毕竟师兄修行时间尚短,还停留在鸿蒙境,打不赢那群老货的。”苏云看到李一昂那真诚的表情之后,也是松了口。

“师兄,那里也有师尊师叔们,他们听到了不好。”竹劲在一旁提醒道。

“怕什么,有师兄在,打不死他们一百个。”苏云突然又变得天下无敌一般地拍了拍胸脯。

“你们几个过来吧,将自身周天的灵气释放,与小师妹的逸恒剑相接。”李一昂叫住了十个神情沮丧的看剑峰弟子,想让他们再试一次:“记住,不要有任何主动想再闯演武台的念头,随行就好,知道吗?”

“真的可以吗,师兄?”那十个弟子中,有人心中惶恐地说道,他们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寒霜堂的一名渚泽境长老,想要趁机再闯演武台而被轰杀成渣的。

“师兄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放心好了,不过我也不强迫你们,你们自愿,如果能进去演武台,记得保护好师兄。”李一昂看了看苏云,然后一脸坚定地说道。

当看剑峰主流墟城交待他将祖剑给苏云扛过去的时候,他心中已然明白这位师兄不是普通的角色了,所以自从见到苏云起,除了大师兄以及一些天玄宗故老之外,只有李一昂真心实意地在叫苏云为师兄。

“那位师兄?嗯,好的,我们知道了,师兄。”这十人之中只有两人因为胆怯,没有按照李一昂的话做,其他八人都在犹豫之后将自身灵气与逸恒剑相连。

这时,天玄宗在这里的一百多个年轻人,都纷纷效仿,直接或者间接将自身灵气与叶依痕的逸恒剑灵气想通。

然后叶依痕在苏云的授意下,一马当先,深吸了一口气,李一昂与竹劲依然一左一右落后半步地跟着,也是紧张兮兮的,苏云看到四人这般模样,不自觉的一笑,也跟着表现出紧张异常的模样。

然而,这四人鼓足勇气向前之后,他们的身影在众目癸癸之下,毫不费劲地穿过了那道光幕。

其后的弟子一脸惊讶,因为之前穿过光幕的那些人,不管天赋境界如何,在踏入光幕的时候,并不是十分轻松的,更没有一个人像他们那四人这般随意的。

远处其他人更是疑惑重重,天玄宗这是要闹哪般?还有,那个八个已经试过一次的人,不怕死吗?

还没等远处其他人发完感叹,天玄宗在光幕这边的一百多个年轻弟子就消失在了原地,仿佛被演武台中的人拉进去一般。

这下,东面演武台外可炸了锅。

“天玄宗作弊,不公平啊!”有人大声喊道。

“天玄宗欺人太甚,只照顾自己人。”有人不忿地指责道。

“庞然大物就是庞然大物,他们法器都比我们优势。”还有人失落地感叹道。

“不可能,我们也要再试一次。”有人虽然这样说了,但他们身形却在原地一动不动。

但是,仙武台之上的未知空间中,还是有十几道黑色光束出现,毫不犹豫的飞到东面演武台附近,冷血无情地收割了十几个年轻修者的生机。

原来在这些人说的时候,他们不敢动,但那些没有说话的人,早有十几个已经将他们的话付诸行动,但是,很遗憾,他们没有天玄宗那样,有个好的团队,毫无意外地死在了演武台外。

之前被李一昂叫过的那两个看剑峰弟子,相互对视了一眼,都可从对方眼中看到浓浓地悔意,几经挣扎之后,还是狠狠扇了自己三个耳光,然后低着头极速消失在了这方天空。

“为什么?!”看到那如死亡使者一样的黑光再次出现,更多的人不满与不解,纷纷质问仙武台上的大人物。

这时,仙武台上,那些大佬们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燕淮楼等人。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他口中这么说着,但却像个老狐狸一样笑眯眯地看向了一旁地流墟城,如果不是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他们都想相互竖起大拇指,好好吹嘘一番了。

流墟城看到燕淮楼看过来,用手摸了摸胡子,故作淡定地说道:“师兄,淡定。”

一旁的素月、江辞子以及北黎天朝的大帝黎尚则是看着燕淮楼与流墟城两人的模样,脸上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感觉这两个算得上天玄宗脸面的人,此时怎么像一对奸商又不知在哪坑蒙拐骗获得暴利后在相互卖弄。

“咳、咳…”还算淡定的江辞子在一边咳嗽提醒道。

“燕掌门,流峰主,刚才可有人叫你们老货呢,你们还这么开心?”另一边素月含笑对着那两人说道。

“哈哈,那个老家伙不知道比我们老多少,他还好意思,随他叫吧,哈哈。”流墟城终于不再矜持,开怀大笑道。

“临掌教,北楼主,怎么样,这一次我天玄宗可是赢了一场大的。”燕淮楼没有搭理东宗那些势力的大佬们的质问,而是得意洋洋地向着临道子与北重吹嘘。

“燕掌门,那可不一定,不是人多就可以的,想我道门至宝还没进去呢。”临道子虽然有所不快,但还是平和地说道。

“既然是那位回来了,那么今夜之事就算不上是你天玄宗的战绩,得意什么?”北重年不服地回答道。

“不管如何,已成事实,诸位不会如其他修者一般没见识,说我天玄宗作弊吧。”燕淮楼依旧笑眯眯地说道。

“你知,我知,天不知,即可。”临道子、北重年异口同声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