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七眸 > 第一百二十六章多了三个闲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多了三个闲人?

作品:七眸 作者:弈恒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265 更新时间:2019-06-09 10:50

门外站着三个人,一个少年,一个老妇人,还有一个魁梧的壮汉。

那个少年身高八尺,头顶白玉发簪,毫无杂质的黑发披于身后,面容十分俊美,温和的笑容从他出现就没有散去,手里拿着一把精美的折扇,一身衣服裁剪无暇,颜色鲜艳亮丽,质料贵重,举止之间自显风流倜傥,让人一眼看去,便好感无限。

那个老妇人满头白发,面无表情,身穿绣着大秦帝国祖龙标志的青衣,手里杵着黑色龙头拐杖,散发的幽光让人不寒而栗。

那个魁梧的壮汉,目测身高十尺有余,国字脸,浓眉大眼,脸上横肉滋生,长相甚是凶狠,头戴黄金发冠,镶嵌着五颗色彩各异的宝石,光彩熠熠。

一身由银丝金条编织的衣衫,内外相称,整个人就像被一层相交的金光银色笼罩,更显贵气。脚下是天蚕罩靴,靴背之上也镶嵌着古色古香的宝石。

背后背着一把剑,那剑却十分普通,没有壮汉华丽的打扮那么浮夸,与壮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夏小虎对着门外三人淡淡一笑,行了一礼,左手向门内一划,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三位久等了,我家先生有请。”

那少年对着夏小虎微笑点头致意,说道:“有劳小哥带路。”

那老妇人依旧面无表情,提起龙头拐杖就往里面走,根本不搭理夏小虎。

而那壮汉则是“嘿嘿”一笑,双眼冒出贪婪的目光,盯着地面的白玉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小虎将三人带到水榭之后,便很自觉地站在了首位那书生的身后,不再说话,看了一眼萧若水,便将目光移向了远处。

水榭中的四人看到被夏小虎带到水榭中央的三人后,态度各不相同。

首位那书生起身相迎,拱手行礼。

江流儿噙着玩味的笑容,扫视了那三人几次,便不再关注他们,也没有起身。

水墨斋主则又端起了茶杯,自顾自地喝着茶,连一眼都没看那三人,仿佛看他们一眼都是在浪费时间。

而萧若水看到那三人出现之后,眼中闪现过一些惊讶,但很快被她巧妙地掩饰过去,面色平静地看着那三人,不起身,也不说话。

“嘭!”

“哼!”

那老妇人见水榭中的另外三人,没有一人起身相迎,便微提手中的龙头拐杖,然后重击地面,同时嘴里发出一声冷哼,周身无形的寒意出现,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扑向江流儿与萧若水。

江流儿感受到寒意之后,含笑着双手合十,口中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然后他合十的双手上便出现了一些微弱的佛光,佛光随风飘散,散发着丝丝暖意,将扑面而来的寒意无声无息抵住了。

萧若水感受到那寒意之后,眉头微蹙,本想着在这水榭之中她也是客人,等到先生介绍完再向那三人见礼,却不想那那老妇人这般无礼,直接出手试探,俨然不将先生与自己放在眼里。

“哼!”

于是,萧若水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也发出了一声冷哼。

当萧若水发出冷哼之后,她整个人的气质突变,一道道无形的剑气围绕着她,片刻之后,无数道剑气带着冰冷的死气,向那道寒气绞杀而去。

剑气将寒气扑杀之后,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向前,冲向那老妇人。

老妇人感到了那满是死气的剑气冲自己而来,依旧面无表情,然后寒声说道:“敢尔!”

之后她周身的寒气更加浓郁,空气都仿佛因此而凝固。

此时,老妇人身边除了寒气之外,同时她也挥动了手中的龙头拐杖,龙头拐杖向外扩散出幽光,带着上位者的王霸之气一同向萧若水压去,仿佛要将面前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置之死地而后快。

“有何不敢?!”

萧若水很是强势地双脚一跺地,身体随之凌空而起,躲过了飞来的龙头拐杖。

在空中的萧若水双手很快的捏出一道复杂的掌印,周身带着浓浓死气的剑气便聚集在右手手掌之上,然后萧若水一个凌空大旋转,携着凌厉的气势,俯冲而下,右手对着那老妇人的脑门拍去。

那老妇人此时却收杖立于身前,嘴角微翘,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淡淡说道:“原来是终南山出来的小丫头。”

萧若水见到那老妇人收杖之后,便没有任何动作,以为那老妇人示意停战。

但此刻她想要收掌已然来不及了,况且是那老妇人自己找死,便由不得她了。

自从萧若水勘破生死关之后,自身的情感淡去了很多,什么尊老爱幼,怜悯爱惜之类身外之情,早已被抛弃无踪。

当萧若水那可以将普通人脑袋轻易轰碎的掌风,瞬间出现在老妇人面前时,却无法再前进分毫。

此刻,萧若水俯冲而下的身体也到了,但是老妇人身前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使得她无法再下落,然后彼此之间的内力相互交缠在一起。

那老妇人此时又变回那种面无表情的模样,说道:“小丫头,不要以为勘破了生死关,就可以天下无敌,这片大地上能压制你的大有人在。”

然后老妇人提起手中的龙头拐杖,向着地面轻轻敲了两下,萧若水便像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弹出,然后稳稳地飘落在地。

飘落在地的萧若水并无受伤,但此刻心中大为吃惊,脸上却依然平静如水,冷冷地看着那老妇人,不再有任何动作。

“好了,好了。”此时那书生才带着微笑开口对着老妇人说道:“公主,此地不是相争的场地。若要相争,稍等片刻,等人齐了就去,如何?”

那老妇人见那书生说话了,便不再针对萧若水,看着江流儿,冷冷地说道:“鬼谷,这次似乎多了三个闲人。”

“公主,说笑了。鬼谷既然让他们在这里,自然有在这里的道理。”那年轻书生,也就是这一代的鬼谷从容地回答道。

没等那老妇人说话,她一旁的壮汉不屑地笑了一声,用他那洪亮的声音开口说道:“除了水墨那老妇人能够参与到接下来的事情之中,这秃头与小女娃是什么来头?还有你身后的小书童又有什么资格参与?”

“岛主,这话欠缺妥当,秃头与小书童可以离开,但是那美丽的仙子并不多余。在下现任人欲道掌教司马自如,不知小姐如何称呼?”另外一边,那个始终面带笑容,见谁都彬彬有礼的少年,对着萧若水行了一个大礼,温和地说道。

“司马自如,你不是看见漂亮的女人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吧,哈哈哈。”那壮汉哈哈大笑一声,调侃着司马自如。

“不会,不会。在下司马自如,人欲道第五代掌教,掌控世间凡人万种欲望,怎么可能忘掉呢。”司马自如对着那壮汉微微鞠躬,很有礼貌地说道。

那壮汉看到司马自如仍旧谦谦有礼的样子,也不好继续发作,对着司马自如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就对鬼谷问道:“不会就好,不然跟你在一起,我真丢不起这个人。那么鬼谷,你可以说说,那三个闲人是怎么回事了吗?”

“应岛主,那两位都是我的客人,还请你说话注意些。”鬼谷淡淡地说道,但是那淡淡的语气之中流露着不容置疑的强势,鬼谷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那和尚是江流儿,可代表佛教一门。刚才与公主交手的也是一位公主,是如今的大梁长公主,若谈及天下,我想她是有资格参与的。”

“还有你的小书童呢?我可不曾听闻,伴读书童能参与到我们之中来?”鬼谷刚刚说完,那老妇人就冷冷地问道。

听鬼谷介绍完江流儿与萧若水,那老妇人与壮汉都无话可说,只好将矛头指向还没有离开的夏小虎。

五百年前,佛教传入中土之后,便在这片大地上生根发芽,经过时间的洗涤,始终没有被淘汰,并且成功地成为中土百姓的另一种信仰。

因此,此时,若是江流儿有资格代表佛教,那他们也只能无话可说。

至于萧若水,那就更简单了,当今天下正统分南北,南朝大梁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他们要论及天下,定然不能绕过大梁。

“我的小书童?呵呵,这个,如果我自话自说,三位可能不相信。那么水墨斋主,能为那小书童说上两句吗?看看他有没有资格留在这里。”鬼谷对水墨斋主行了一礼,然后面带着自信的笑容看向老妇人三人。

“水墨,你认为那小书童是我们的同类人?”那老妇人冷冰冰的向水墨斋主问道。

“同类人?嬴姬,你想多了,你太高看自己了。”水墨斋主头也没抬,把玩着茶杯上的茶盖,看着茶杯里茶水,没有任何烟火气息的回答了那老妇人的问题。

那老妇人,也就是嬴姬,早已习惯了水墨斋主的做派,十分了解水墨斋主的品行,她只说事实,从不带感*彩去贬低或者吹捧一个人。

因此,嬴姬与另外两人便对着夏小虎看了又看,心中生出一份警惕。

他们心想,这次,闲人不多,变数倒是多了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