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七眸 > 第一百二十九章九州上的传说

第一百二十九章九州上的传说

作品:七眸 作者:弈恒 分类:玄幻奇幻 字数:3245 更新时间:2019-06-09 10:50

“中土?难道司马史官当年所记载的是正确的,并非空穴来风?”萧若水听到嬴姬的回答后,想到了很多事情。

《史记·孟子荀卿列传》: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於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

上古时候,黄帝以土德王,黄帝统辖的区域叫神州;炎帝统辖的区域叫赤县。黄帝打败了炎帝以后,统一起来的土地就称作神州赤县或赤县神州。赤县和神州为天下九大州之一,之下又分小九州,称为九州中国。之后用来借指中国或者中原。

“司马迁那个小子?呵呵,司马自如,那是你人欲道逃出来的小家伙吧?”嬴姬听萧若水提到司马史官,脸上浮现了一些微笑,对着正在用手中折扇轻敲另一只手的司马自如说道:“那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只是可惜了。”

“司马迁前辈确实是一个有意思的人,也很可惜。人欲道以追求人*望之极尽为教宗,钱财、权力、情欲、贪欲、生之渴望、死之恐惧、爱之深沉、痛之悲苦等等,皆在人欲道所列的修行名目内。可司马迁前辈,却独独追求人性之真,当他达到人性之真后,并不因此而满足,他还想追求世界之真,宇宙之真。”

司马自如顺着嬴姬与萧若水的话,谈及到司马迁时,脸上的微笑消失了,此刻他那纯净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悲伤,仿佛想到了什么十分伤心的事情,让人看去,也会忍不住跟着悲伤起来。

司马自如停了停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司马前辈对真的欲望已经超越了人性的极限,这可以说是我人欲道古往今来极少数人可以做到,但是后来他的行为,不小心触碰了上古盟约的一些内容,使得盟约守护者出现,想要将司马前辈带走,挫骨扬灰,以示盟约威严,不可触碰。”

“盟约守护一族是不能出现在凡俗人间的,所以你人欲道便帮助司马迁那小子逃了出来?”嬴姬看到司马自如那悲伤的表情,想到了一些可能,这时好奇的问道。

“可以这么说,当初上一代掌教为了保住司马前辈,废掉了他的一身修为,抹去了有关盟约以及远古各族的相关记忆,然后送他来到凡俗世间,才逃过一难。”

说到这里,司马自如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谁能想到,司马前辈那追求真的欲望早已深入灵魂。之后即便受尽人间疾苦,也没能改变他对历史真相的追求,才写出中土百姓看到的那卷《史记》。”

此刻,萧若水一再听到一些颠覆她认知的事情,使得他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与沉默,看了看一脸淡定的江流儿,又看了看一脸平静的鬼谷,然后却瞥见站在鬼谷身后的夏小虎对她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看到夏小虎脸上的微笑,萧若水仿佛读懂了他的意思,在告诉她有什么想问的就问,不用有所顾忌,于是她开口了。

“各位前辈,恕我多嘴,你们一直提到上古盟约,人欲道,还有远古帝国等等辉煌无比的无上存在,可是为何我们根本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还有,为什么历史上那些有大作为的人都会跟你们相关,比如妲己、赵高,还有最近的司马史官。

即便连诸葛卧龙的师尊水镜先生也与先生一脉关系匪浅,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是怎样的一些存在?你们又是如何生存的,让世人神鬼不查?”

嬴姬等人耐心地听萧若水问完,并没有打断她,当萧若水说完之后,嬴姬脸上出现了一些笑容,说道:“小丫头片子终于忍不住了,定力算是不错的了,看来终南山那群废物也教出了一个人物。

小丫头,先前就跟你说了,这片大地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能看到的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也罢,现在反正还有时间,难得从你身上看到当年本宫的一些往事,趁本宫现在心情不错,就跟你多说两句。”

“小姑娘还不快向公主道谢,你可知道公主要心情好是一件多么难得的事情,哈哈哈。”嬴姬旁边的应岛主大笑地说道。

“应岛主,你的话有点多了,本宫对着你,心情仍旧不怎么好的。”嬴姬听到应岛主的话,脸色又变得冰冷,然后继续说道:“小丫头,有什么想知道的,你尽管问,只要不触及上古盟约,本宫都会拣能说的告诉你,也算卖鬼谷一个情分罢了。”

萧若水这时大方地环顾了四周一下,除了夏小虎,其他几人都面带善意地对她点了点头,表示无妨,示意她想知道什么就问。

于是萧若水站起身来,对着嬴姬再次行了一个大礼,说道:“若水感谢公主赐教,为了不耽误大家时间,若水就直言了。现在说得九州大地是指什么?”

嬴姬:“你说得没错,司马迁写的也没错。就是赤县神州,但我们习惯叫它中土,因为它在更遥远的历史中,被称为中州!”

萧若水:“中州?!更遥远的历史?那有多遥远?”

嬴姬:“那是一段被淹没的历史,或许距今几千年,几万年或者几十万年也不好说。”

萧若水:“既然是被淹没的历史,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

嬴姬:“如果有时间,你日后可以问鬼谷,这个他知道的更清楚。”

萧若水:“刚才听应岛主前辈说公主是嬴氏一族的公主,嬴氏一族又可能是祖龙传人,但我九州百姓都是炎黄子孙,也就龙的传人,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吗?”

嬴姬沉默一会说道:“嬴氏一族的来源,我也不太清楚。但是祖龙与你们所认知的龙不是一回事,炎帝、黄帝的传说太久远,无从考证。”

萧若水:“炎帝、黄帝离我们太久远?那么大禹立夏,难道不是从三皇五帝中的舜帝手中传承的吗?”

嬴姬:“三皇五帝,那是一段太古老的传说,这个我不能回答你,也无法回答你,因为那段历史被上古盟约保护着。当初司马迁就是因为试图触碰了那段历史,才会被迫逃离人欲道,况且我也不清楚那段历史。”

萧若水大惊失色地叫了一声:“啊?!”

这是萧若水最近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失态,因为惊慌失措而不顾场合地叫出声来,因为她听到的事情实在让她难以接受。

但是萧若水很快恢复了淡定,她知道这样的机会不多,不能浪费在无聊的惊讶与惊叹之上,于是继续问道:“又是上古盟约?上古盟约这一节若水知道不能碰触,那么若水能知道有关大九州的事情吗?”

嬴姬:“为了小丫头你着想,现在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能告诉你的是,大九州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全部。”

萧若水:“那远古帝国,也就公主提到陈兵秦岭嬴氏一族百里外的远古帝国,是怎么回事?”

嬴姬:“那是专门守护上古盟约的帝国之一,强大到你无法想象,你的大梁帝国在它眼里,不过如蝼蚁一般,随时可以抹去。就连我赢氏一族,即便联合人欲道与鬼谷一脉,也不一定能与之抗衡。”

萧若水:“如此强大的帝国?那它在哪里?应该不在中土大地上吧,难道是在大九州的其它大州上?”

嬴姬:“可以这么说。但是他们是无所不在的,就如天兵天将一般,一旦有古老种族违背上古盟约,他们就会出现。”

萧若水:“公主您提到了‘如天兵天将’,真的有天兵天将吗?还有先前应岛主提到,姜子牙封神,使得西周仙气不减,难道天庭真的存在,上古那些神话故事都是真的?”

嬴姬:”真不真我不知道,至少我们与他们没有接触过。姜子牙封神,只是西周武王为了巩固他的统治地位,让天下诚服的一种手段罢了。”

当萧若水与嬴姬说道姜子牙封神这一段的时候,不远处的江流儿微微一笑,说道:“中土神话故事中的凌霄宝殿真是令人期待啊,如我佛教中的西天极乐世界般,都是让人憧憬的存在,就连那如来好多次都想效仿天庭,建立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佛国。”

嬴姬:“哦?还有这回事?只可惜那些都只是传说。”

江流儿微微一怔,很有深意地说道:“传说,十有八九都是真的……”

说到这里,水榭中的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不久,萧若水平静地说道:“江流儿圣僧说得有道理。今日之前,诸位前辈在若水眼中,便是一种传说,即便连先生的鬼谷一脉与水墨斋主的古隐一脉,若水也曾怀疑过它们的真实性,想不到却都是真实存在的。”

嬴姬听到萧若水的话,若有所思,然后橘子皮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难得的笑颜,对着江流儿与萧若水说道:“我是越来越喜欢你们俩了,难怪鬼谷将你们留在这里,只是我还是更加好奇鬼谷身后的小书童,又有何让人惊讶的地方。”

鬼谷听到嬴姬再次提到夏小虎,清秀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淡淡地说道:“小虎,要不等会,你与公主好好聊聊?”